• 美文
  • 文章
  • 散文
  • 日记
  • 诗歌
  • 小说
  • 故事
  • 句子
  • 作文
  • 签名
  • 祝福语
  • 情书
  • 范文
  • 读后感
  • 文学百科
  • 当前位置: 柠檬阅读网 > 文章 > 正文

    【绝色小咪】 即兴小咪

    时间:2019-05-21 03:24:48 来源:柠檬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柠檬阅读网手机站

      塞北春深。   塞北的春天虽然比江南来得晚,却更大气,更纯粹,更明媚。所以小咪早就想跑出去玩了,可是妈妈不让。   小咪的爸爸妈妈都是最普通的猫,但小咪天生漂亮听话,招得老爸跟别的猫喝酒时老夸口:“我们家小咪,那就是仙猫下凡。”老妈在一边眯着眼笑:“仙猫下凡也是随我,要跟你似的,就成醉猫了。”
      可是爸妈太爱了,管得就太严了。
      小咪早就过了追着自己尾巴就能玩半天的年纪了,它隔着窗子看出去,花园里百草丰茂,麻雀们尽情地蹦,远处是一池绿得油亮的水,还有一大群小公猫,一看见它开窗子就盯着它看,有的还跑过来喵两声,哪有什么危险?
      于是趁妈妈睡午觉,小咪就从窗子跳出去了。
      
      “你好。”
      小咪被突出其来的问候吓了一跳,它全身一抖,立刻整个身子都转了过来。
      一只脸红扑扑的小黑猫站在它背后,表情有点儿僵硬。旁边石凳后边,分明还藏着一堆坏小子,你推我我推你,生怕藏不住,又生怕小咪看不到。
      “你好。”小咪第一次和小公猫说话,感觉很兴奋,又有点儿紧张。
      “你是大屋子里的小白猫,我见过你趴在窗子上,你叫什么?”小黑猫一字一字地往外蹦。
      小咪觉得这只小黑猫说话怪怪的,但还是微笑着回答它:“我叫小咪……”
      小咪正想着下边要说什么,因为好像确实无话可说。小黑猫忽然转身就蹿回石凳后,小咪分明听到小黑猫说:“我跟它说话了,你们输了!”石凳后的那些坏小子打闹着起着哄跑开了,一个个起哄好大声,生怕小咪听不到似的,“小黑跟女生说话喽,没出息哟!”然后就发展成了集体顺口溜:“小黑猫,真没羞,不抓耗子抓美妞儿!”
      小黑猫急了,喵喵地冲上去,把喊得最欢的一个花短圆扑倒在地,那胖子手脚不灵,一时翻不过身来,张嘴咬了小黑一口,小黑大叫一声,一巴掌把那胖子打了一溜滚儿。
      小咪早吓得跳上窗台,回头看着下边——小母猫的回头是多少画家想画画不出来的美妙身姿,但小咪没想诱惑谁,它已经吓坏了。
      “这些男生真粗野!”它想。
      “不许再自己跳出去啦!”妈妈听说小咪自己出去玩,教训它道:“外边危险!”
      小咪舔着自己的毛,低着头,装听不见。
      
      哪个妈妈的话能拦得住少女渴望春天的心呢?所以小咪又一次跳到了花园里,这次,它居然看见了一只老鼠。
      老鼠顺排水口钻出了花园,小咪也想出去,排水口太小了,小咪撅起小屁股试了试,发现要挤出去就一定会把自己的一身白毛蹭脏,就又退了出来。转头扑小蜻蜓去了。
      就在小咪玩够了,想回家时,它发现了一件极为恐怖的事:它家的窗台上,并排放了五只死老鼠,都是刚咬死的,鲜血淋漓。
      一只自以为很帅气的大黄猫就站在窗子上方的屋顶上,它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绅士。它冲小咪挑了挑眉毛——一只猫挑眉毛,是多么犯贱啊——“我看到你在抓老鼠,很明显你对此并不内行,我愿意给你帮帮忙,我不到二十分钟就能抓到五只,以后想要老鼠,随时告诉我就可以。”
      小咪闭住气——那些死耗子太臭了——从窗子缝中钻回了屋里,它都不愿意用爪子把窗子再拉开一点儿,恶心死了。
      那只大黄猫不死心地跳到窗台上,盯着小咪继续挑眉毛,并炫耀性地用爪子碰碰死老鼠,它这些动作果然有了效果,正在屋里擦地的女仆看到了它。
      “哇!”女仆大叫了起来,拉开窗户,一扫帚把大黄猫打了下去,又把死老鼠全推下窗台。女仆发疯似的,冲出屋外,以疯魔杖法的套路把还心存侥幸的大黄猫赶得无处藏身,远远地跑掉,吓得再也不敢回这花园了。据说后来它挑眉毛成了病,永远在挑,说是被吓的。
      小咪卧在椅子下边,也被女仆的激烈反应吓坏了,倒有点儿可怜那只大黄猫。
      猫妈妈又在教育小咪了:“不许要人家东西!”
      “鬼才要死老鼠呢。”
      “那人家干吗巴巴地给你送来?”
      “我怎么知道!”
      猫妈妈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小咪呀,咱真不能要人家东西,你一个小母猫,以后拿什么还人家。”
      小咪听懂了,脸红红地,“妈,讨厌。”
      “不许自己出去啦,外边危险!”
      
      桃花都开了,然后叶子也长出来,然后桃花就落了。小咪在桃树下,捡桃花瓣儿玩。雪白的小咪混入一地桃花,想想都让人心动。
      小黑那一帮小猫也长大了不少,围着桃树上蹿下跳,小咪知道它们喜欢自己,不过小咪对此并不讨厌。
      但邻居那只戴铃铛的纯种成年猫也来凑热闹。那只猫肥得流油,而且大扁脸,没鼻梁骨,还戴铃铛,而且还是绝育过的。
      小咪最不喜欢它说话的腔调:“小咪呀,别理那些野猫,它们连主人都没有。有谁肯给它们戴上铃铛?”
      鬼才要戴,小咪不爱理它,还是自己玩着花瓣儿。
      “而且,”铃铛大肥猫还在喋喋不休,“跟我住……直接说吧,嫁给我,有好处,我每天都吃极品猫粮,我每天玩儿回家,主人都给我洗脚,要不不让我上床。连狗都没这待遇。你嫁给我,才能摆布狗。主人带我们出去,都是抱着我,它只能在脖子上拴了链子,跟在脚后跟——这是一个作家说的……哟哟哟。”
      一只牛头犬已经把铃铛猫叼起在半空,甩上去,摔下来,铃铛都摔掉了。
      “最恨的就是你背后说我,”牛头犬恨恨道,“不看在主人的面上,早把你咬死了。”
      小咪吓得心惊肉跳;铃铛猫一句话都不敢说,一歪一歪地跑了。
      
      “你又跑出去玩啦?不是跟你说不许的吗?外边太危险。”
      “是,”小咪看着窗外,伸伸舌头,“我不出去了,我一出去,外边的猫都危险了。”

    • 文学百科
    • 故事大全
    • 优美句子
    • 范文
    • 美文
    • 散文
    • 小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