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文
  • 文章
  • 散文
  • 日记
  • 诗歌
  • 小说
  • 故事
  • 句子
  • 作文
  • 签名
  • 祝福语
  • 情书
  • 范文
  • 读后感
  • 文学百科
  • 当前位置: 柠檬阅读网 > 作文 > 正文

    宝岛素描 宝岛眼镜

    时间:2019-06-02 03:27:37 来源:柠檬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柠檬阅读网手机站

      诗人与兰屿岛      在神奇的兰屿岛   有一位异族诗人   融进了达悟人的风情      虔诚的达悟长老   鞠躬向榄仁舅树请求
      他们是日月的精血星星的子孙
      旋转的太极铸就了他们的筋骨
      他们要出海谋生
      树神欣慰地落下一片最大的叶子
      一只翘起首尾的月牙船诞生了
      达悟人尊崇的图腾
      为船头一双明亮的眼睛
      正引领族人缓缓下海
      
      飞鱼祭
      火把与星星呼应
      吆喝与海浪衔接
      血脉与海水同流
      祖先的身影在火把的明灭中闪现
      祖先的遗训从芦管里隐约传来
      成为海的声音
      成为天的音符
      此时,飞鱼飞起来,月亮船飞起来
      穿着丁字裤的达悟男人
      在人与海的欢愉里
      复活祖先的纯朴和睿智
      
      在神奇的兰屿岛
      一位异族诗人的诗魂
      走进了神奇的世界
      与达悟人生命的图腾共舞
      
      巴嫩祖母
      
      鲁凯人的巴嫩祖母
      还是一个姑娘的时候
      她是美人中的美人
      她那高高隆起的丰乳
      蕴涵孕育无数生命的潜力
      
      一年一度的丰年祭
      是族人生命的礼俗
      也是男女相亲的时节
      巴嫩家坐满了远近的求婚者
      几天几夜,人越聚越多
      每一管鼻笛都那么情真意切
      巴嫩姑娘看中的却是“那一位”
      那是一条不能直呼其名的蛇
      在她的眼里他是最英俊的男子
      他从鲁凯祖先的发祥地而来
      他是那个王国的君王
      
      巴嫩新娘出嫁的那一天
      由“那一位”新郎引路
      在族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中
      消失于祖灵的湖泊
      从那以后,巴嫩的子孙
      每一代都不忘派人来拜访族人
      慢慢,慢慢“那一位”
      还演化成空中盘旋的苍鹰
      巴嫩祖母还托梦说——
      白鹭鸶在你们头顶飞翔
      那是我对你们无限的怀念
      
      只因鲁凯人
      日日崇敬她,夜夜怀念她
      所有流着巴嫩祖母血液的
      鲁凯人、排湾人、布农人
      男人们拿起凿子
      在石板屋的祖灵柱和檐檩上
      请上“那一位”的尊容
      女人们拿起针线
      在画布上画“那一位”菱形图纹和线条
      在那个生命的陶壶上
      有了“那一位”的身影
      有了巴嫩祖母的丰乳
      
      是的,这位神圣的巴嫩祖母
      是鲁凯人割舍不断的精神血脉
      
      雨中消失的人
      
      一个雨中消失的人
      走进了古老的高山丛林
      
      这里是鲁凯人的祖先
      世代居住过的土地
      这里有苍苔斑驳的祖灵柱
      这里有虔诚聚集的祭板
      这里有祖先托起的石板屋
      如一排排张嘴的云豹
      蹲在岩石上的山顶平台
      
      这里的每一块石板
      还有祖先温热的体温
      这里浓密的林间
      依然萦绕着祖先的气息
      树下盘卷而坐的“那一位”
      是巴嫩祖母派遣来访的亲人
      
      头顶盘旋的苍鹰
      是“那一位”变身的使者
      也许就在这附近
      最亲密的伙伴云豹
      不显身影地默默守护着部落
      
      与大山为伍的鲁凯人相信
      只要这群可敬可畏的亲人在
      祭祀祖灵的丰年祭不会休止
      女人头戴的百合不会凋谢
      男人吹奏的鼻笛不会沙哑
      那孕育鲁凯人生命的陶壶
      永远美如灿烂的朝霞
      
      一个雨中消失的人
      正在自己祖先的发祥地
      诉说那一首古老永恒的歌
      
      重回石板屋
      
      当芋叶上的露珠灿烂的时候
      他与古老的石板屋一同醒来
      这个早已废弃的鲁凯人部落
      而今又有了一缕温馨的炊烟
      
      我知道
      在那高远幽深的井布山中
      有一个奇特的石板王国
      石板的地,石板的墙
      石板的屋顶
      在这个神秘的石板世界
      每一座石板屋
      都有一个美丽的家名
      每一个家名
      都有一串神奇的家族故事
      
      我知道
      从石板屋的摇篮
      走出的一位鲁凯人
      夜夜不能入梦
      只因族人的灵魂
      一直挂在那座石板屋里
      自从丢失了传统的家园
      他总听见祖先沉重的叹息
      每每从那座坍塌的石板屋传出
      时断时续
      隐隐约约
      于是他终于放弃了城里的生活
      毅然回到了祖先的故园
      
      他自己也未曾想过
      一个与写作毫无相干的人
      竟然被逼成了作家
      每日坐在石板屋前
      鲁凯人的历史就在眼前
      一本又一本接踵而至
      尽管常以最简单的方式果腹
      心里却很充实
      因为他每日都走近祖先的灵魂
      因为他每日都与部落的记忆同在
      
      文 面
      
      将祖先诞生的神话印在脸上
      将认祖归宗的约定印在脸上
      将趋吉避凶的信仰印在脸上
      泰雅人的文面
      是成年的象征
      是族群的标志
      也是脸上的族谱
      
      几千年过去了
      面对已为数不多的文面老人
      面对夕阳下泰然自若的文面老人
      面对即将隐没的一个族群的生命礼俗
      我再一次惊愕——
      什么曾是引领人类走向伊甸园的动力
      什么又是推动历史兴盛或衰亡的
      不可逆转的神秘力量
      
      责任编辑 徐海玉

    • 文学百科
    • 故事大全
    • 优美句子
    • 范文
    • 美文
    • 散文
    • 小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