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文
  • 文章
  • 散文
  • 日记
  • 诗歌
  • 小说
  • 故事
  • 句子
  • 作文
  • 签名
  • 祝福语
  • 情书
  • 范文
  • 读后感
  • 文学百科
  • 当前位置: 柠檬阅读网 > 诗歌 > 正文

    蒙面人|蒙面人罗伟章阅读答案

    时间:2018-12-24 03:31:13 来源:柠檬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柠檬阅读网手机站

      那年我在北京写剧本,住在右安门一个老旧的居民区里。我租的那套房,大约四十平方米,除客厅、厨房和卫生间外,还分出了两间卧室,空间之狭小可以想见。久不住人,墙上挂着空空的蛛网,地板泛着陈年的油光,岁月被关在里面,关得发霉。我问月租多少,主人说:“一间五百。”说得斩钉截铁。意思是租下整套,每月要一千。我咬咬牙,认了。我知道北京的行情。
      作为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北漂族”,月付千元房租,无异于泰山压顶。我写出告示邀合租者。告示上我特别写明了自己从事的“编剧”职业,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表明我走的是正道,多多少少还有些教养,让人放心。
      仅仅过了一天,就有人打电话来。听声音是一个小伙子,口气异常谦恭。
      
      我把地址告诉了他,让他过来看看。
      没多久他就来了。果真是个小伙子,中等身材,高眉骨,小眼睛。他来之前,我怕他看不上,还特意打扫了屋子。谁知他根本就不关心房子的事,而是进到我的卧室,很有兴趣地盯住电脑。电脑的显示屏上,是我正创作的剧本《重拳出击》。
      他说:“江哥,你真是编剧呀?”我点了点头,问他愿不愿意跟我合租。
      “愿意啊,不愿意我就不过来了。”
      言毕他风风火火地就要出门,说是去搬东西。可我的心无法放进肚子里。我觉得他是在敷衍我。为留住他,我说:“小李(他叫李强),租这套房是一千块,我可以把我跟房主签的合同拿给你看,你来后,我们平摊,一人五百。卧室由你挑,我住的那间比较透风,要是你想住,我就搬到另一间去。”
      他的小眼睛不停地眨:“江哥,看你说的!你烟抽得那么厉害,本来就该住在透风的屋子里。你忙你的剧本去,我回去收拾,一会儿就过来。”
      他果然如期而至。带来的东西非常简单。一个书包就装下了。
      我一个人的时候,从不做饭。居民区外的小巷里。有不少小吃,早饭我出去吃碗馄饨,顺便带回两个大饼,中饭和晚饭就解决了。李强来的当天晚上,就跟我商量:“江哥,以后我们自己做饭吧。”这建议当然好,自己做饭不仅省钱,还吃得舒坦。可我是最怕麻烦的人,何况这里不像我家乡那样通天然气,都是用煤气罐,那炸弹似的家伙我看着就头大,而且烧不了多久,一罐气就完了,又得去换。我觉得自己根本就扛不动煤气罐,打电话让别人送上门吧,送一罐得多付五块钱。
      李强说:“你别担心,换煤气的事由我来,我有的是力气。只要我不外出,饭也由我烧。江哥你是写剧本的。你就安安心心写――你那剧本还要多久写完?”
      “把初稿拉出来,再修改,需要两个月左右吧。”
      “两个月呀……”他说,“好的,就按我说的来,行不?”
      “行当然是行的,就是亏待了你。”
      自此,我们各出一点钱,由他掌管,他去买米买菜。每次买了东西回来,他都利用吃饭时间一五一十地给我报账。只是让他一个人干活到底不像话,烧饭时,哪怕我正写得起劲,也起身去帮忙择择菜什么的。每当这时候,他都把我拦开,说:“江哥你别过意不去,我们能合租一套房,就是几百年才修来的缘分。我从来也没想过,在异地他乡,竟然碰上这样一位好兄弟。”
      他外出的时候不太多,但要出去就是整天不归。每次回来,他虽然带着笑脸,但眉眼里的疲惫和沮丧显而易见。有天深夜,我听到他开门进屋,一边热我留给他的饭菜,一边轻轻地哼歌:
      我想超越这平凡的生活
      注定现在暂时漂泊
      这两句歌词,唱到我骨子里去了,唱得我差点掉泪。我走出卧室,想好好跟他说说话。以前认他是兄弟,只是生活上的感觉,现在他走入了我的内心。
      那两句歌词,他不是随便唱的,而是从灵魂深处发出的声音。
      饭菜已热好,他正狼吞虎咽。见我出来,他说:“你还吃点不?”我说:“不了,你是不是一整天没吃饭?”他停止咀嚼,不回我的话,只说:“我出去找活做,又没找到。”他身上很脏,布满灰土。
      “你……找什么工作?”
      “演员,我从小的理想就是当演员!”他露出羞涩的微笑,眼神却很坚定。
      原来是这样。
      “我来北京已经五年了,”他接着说,“当了几回群众演员,电影播放的时候连我的影子也瞧不见。有一次终于有了我的镜头。还是个特写,可是……那回我演的是个蒙面人。”
      说到这里,他很愧疚地望着我:“江哥,我来跟你住,就是希望能在你的剧里演个角色,你不会……”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我说:“不会的,怎么可能呢。”
      我心里很酸。
      “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他犹疑地说,“你剧本里有水戏吗?我在黄河边长大,扳舵使桡搏浪击水,都是一把好手。如果我演水戏,肯定演得像模像样!”
      我说:“有啊,有,只不过是在长江上不是在黄河上,可那不都一样嘛!我本来只准备写三场水戏,干脆再多加几场。到时候,我一定把你推荐给导演。”
      他眼睛一红:“江哥。我真想喝酒。”
      “别喝了,你也累了,该休息了。看你这样子,是从建筑工地上下来的吧?”
      他老老实实地承认了,说平时无以为生,就去工地上挣点饭钱。
      他洗碗的时候,我回到了卧室。坐在电脑前,我的心情格外沉重。为让他高兴,我说了大话。他哪里知道,此前我写过六个剧本。都无一被人看中。我跟他一样,都是芸芸众生里的蒙面人。
      我回到电脑前,把本子拉到开头,认认真真地加人此前根本就没有的水戏。

    • 文学百科
    • 故事大全
    • 优美句子
    • 范文
    • 美文
    • 散文
    • 小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