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文
  • 文章
  • 散文
  • 日记
  • 诗歌
  • 小说
  • 故事
  • 句子
  • 作文
  • 签名
  • 祝福语
  • 情书
  • 范文
  • 读后感
  • 文学百科
  • 当前位置: 柠檬阅读网 > 散文 > 正文

    [纯真博物馆:收藏爱的记忆] 纯真博物馆

    时间:2019-06-01 03:26:29 来源:柠檬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柠檬阅读网手机站

      “纯真博物馆的大门,将永远为那些在伊斯坦布尔找不到一个接吻之所的情侣们开放。”这是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奥尔罕·帕慕克获奖之后的首部长篇小说《纯真博物馆》中的一句话。帕慕克在小说的最后一章还写下了这样的文字:“我要用这本书为这个博物馆做广告。”这或许是一个没有商业色彩的广告,因为这创意来自这位小说大师最纯情的记忆,这样的博物馆也将是伊斯坦布尔的一个纯粹的文学景点。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各地帕慕克小说读者的热切期盼中,“纯真博物馆”终于建造完成,于2012年4月27日向游人开放。
      
      先说《纯真博物馆》这部小说
      没有哪个以色欲沉迷开始的故事,能像这本书,让人体会到痛失所爱的幸福与感动。
      一个爱情故事。又不仅止于爱情。
      帕慕克曾是一位建筑艺术家,23岁转行写起了小说。他的《纯真博物馆》是2006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之后出版的一部广受欢迎的小说。小说的故事梗概是,1975年春天,伊斯坦布尔,30岁的富家公子凯末尔与名媛茜贝尔订婚在先,却意外遇到出身贫寒的远方表妹——18岁的清纯少女芙颂。两人炽热地爱恋,凯末尔最终与茜贝尔解除了婚约,却发现芙颂早已离他而去。为了赢回心上人,他追随着少女的影子和幽灵,深入另一个伊斯坦布尔,穿行于穷困的后街陋巷,流连于露天影院。凯末尔的心上人过世,为了平复爱的痛苦,他悉心收集起心上人的一切,她爱过的,甚至是她触碰过的一切,将它们珍藏进自己的“纯真博物馆”。
      和帕慕克的其他小说一样,这本小说探究了土耳其人在仿效西方的现代化进程中的焦躁不安和感觉不真实的心情。讲述了古老的爱情与阶层的冲突,同时涉及土耳其当代社会依然非常重视的“童贞”问题。但是作家帕穆克赋予这个故事最关键的主题是“纯真”,一种与阶层、贫贱、门第、习俗、社会舆论、朋友社交等等因素“无关”的“纯真”的爱情。
      帕慕克在谈到这本书时曾经说,“每个人都应该能够凝视着对方的眼睛,谈论爱,这样才能拥有真正的爱情。”这本书中,他也反复探讨什么才是爱。“我爱芙颂,也爱她爱过的,甚至是触碰过的一切。我悉数收集起那些盐瓶、小狗摆设、顶针、笔、发卡、烟灰缸、耳坠、纸牌、钥匙、扇子、香水瓶、手帕、胸针……将它们放入了自己的博物馆。我建成了一座‘纯真博物馆’。这里就是我的家,能依恋着这些浸透了深切情感和记忆的物件入眠,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呢?”这是书中的一段话,也是最吸引游客去真实的博物馆探究的神秘所在。
      小说中描写凯末尔15年间参观了1743家博物馆。的确,作者帕慕克就是“泡馆”高手,他参观过世界各地的各种各样的博物馆,这是他旅行的最大乐趣。
      
      再说开张不久的纯真博物馆
      真实的纯真博物馆的地址,正是书中女主人公芙颂的家族宅邸——伊斯坦布尔老城区的达尔戈奇·契柯玛泽街24号。穿过黄铜制品散落镶嵌在鹅卵石路上的古董一条街,一栋装饰一新的暗红色土耳其式连栋洋房就展现在游客面前。一进门,首先看到的第一件展品就是一整面钉满了烟蒂的墙壁——这是一个男人承受长期痛苦的证明,他在心上人嫁给别人后,偷偷积攒了4213个烟头。印证了创办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帕慕克的一句话:沉迷这个词是令人气馁的!
      小说有83个章节,博物馆一一对应83个展区。“布展原则就是依照小说”,帕慕克说,“以活生生的材料来再现一本小说,这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虽然帕慕克的爱情故事发生在20世纪70~80年代,与1980年土耳其军事政变部分重叠,不过这个博物馆展现的时间跨度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横跨半个多世纪。当然,博物馆中的藏品,主要还是反映伊斯坦布尔当地的文化和城市生活,从个性中就能看出的确是主人帕慕克到处“搜集”来的。楼梯旁的一个放着盐瓶的玻璃橱窗是为纪念凯末尔曾在那里用餐的情景。一条当芙颂被凯末尔引诱时所穿过的裙子很显眼。“那是我们最接近她的东西,”帕慕克喃喃地说,“好似一个故友”。还有许多的耳环,发夹和火柴盒等收藏品,收入凯末尔的“慰藉仪式”中。这里还有其他稀奇古怪的物品,从破碎的瓷器心脏到玩具三轮车、上百封姓名不详的照片和明信片。主人说这个博物馆全都是关于零碎细节的纪念。
      游客发现,每一个陈列室就像是一个艺术展,超现实主义、极简抽象派或巴洛克风格。一张解剖学的海报上给出了一个“类似爱和痛的开端”。一个超现实主义的管道和领结令人想起心理学家,凯末尔的未婚妻坚持让他去见的这位心理学家。斑驳的绿色百叶窗和防风灯是从一个废弃的博斯普鲁斯大宅中抢救出来的,这令人回想起凯末尔想要抚慰心上人却徒劳无功的夜晚。在“让我想起她的那些街道”中,一幅1934年帕慕克家所在的高消费社区尼尚坦石区被标成黄色、橙色或红色,分别代表着凯末尔心中所激起的痛苦程度。
      
      越来越多的博物馆更像小说
      开馆以后,面对络绎不绝的各国游客,帕慕克说:“这是一个怀旧的博物馆,但不仅仅如此。关键在于我们所保存的东西是那些从未被视为重要,但却代表平凡的日常生活品质的东西。我们坚信要尊重这些惊鸿一瞥的东西。凯末尔的口香糖、足球运动员卡片则代价昂贵,因为土耳其的收藏家也热衷这些东西。这里也有小火车模型和渡船代币。伊斯坦布尔人和威尼斯人一样眷恋船只。楼梯上方的挂钟,是由伊斯坦布尔的首席钟表匠调试,他誓言确保这钟报时准确。
      “现在越来越多的博物馆更像小说——国家、宗族、机构等因素要越来越少,而个人故事越来越多。”帕慕克说:“官方的博物馆总是代表权力——王子、国家或团体。而我们也有一种权力:为爱痴狂的男人并不是少数,我们希望每个人坠入爱河,在欢乐和痛苦的经历中得到历练。”
      小说的末尾是“纯真博物馆”的地图并附赠门票一张。现在这个实体的“纯真博物馆”门票也由穿着西装的门卫盖上戳,西装是黑色的天鹅绒材质,和凯末尔规定的一样。当参观者发现小说作者,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帕慕克出现在展馆时总是万分惊喜。帕慕克则说:“我打算在这上面花20年甚至更多时间,直到去世为止。”

    • 文学百科
    • 故事大全
    • 优美句子
    • 范文
    • 美文
    • 散文
    • 小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