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文
  • 文章
  • 散文
  • 日记
  • 诗歌
  • 小说
  • 故事
  • 句子
  • 作文
  • 签名
  • 祝福语
  • 情书
  • 范文
  • 读后感
  • 文学百科
  • 当前位置: 柠檬阅读网 > 散文 > 正文

    家门没上锁在线阅读 家门,永远不上锁

    时间:2019-04-06 03:18:48 来源:柠檬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柠檬阅读网手机站

         父亲去世后,家里再也没有人管束我了。虽然我是女孩子,但过了十七八岁的花季雨季,多少有些叛逆。在我们村里,我的很多同学连初中都没念完,就出去打工了,我很羡慕他们,能够挣钱给自己添几件衣服,虽然钱挣的并不多。
      在买衣服这件事上,我向父母开不了口。父亲经营着几十亩果园,虽然生活不算太拮据,但因为母亲没有工作,常年在家浆洗做饭,哥哥要盖房娶妻,所以父母能够给我的零花钱少之又少。
      初二那年,我住校,父亲骑自行车到学校给我送衣服,我对他说,我的床板断了,晚上没地方睡觉。父亲答应让我下午放学先回家,明天他蹬三轮车拉个新床板到学校来。其实,我是故意把床板弄断的。我花了很长时间,天天在床板上“摔打”自己,就是为了早一天把床板坐塌。那天回家后,我跟母亲说我不去学校了,母亲跟父亲说了。父亲知道我辍学的决心已定,就没再说什么,也 没有像以前一样,拿着棍子赶我去学校。他蹲在门槛上,抽了口烟,说:“到镇上的服装厂里当学徒吧!”
      于是,我向自己的独立迈出了第一步。
      我立志要当一个自立的人,一个不受别人约束的人。当然,学一门手艺是必须的,这一次,我听从了父亲的意见。
      在镇上的服装厂里,我花了半年的时间学习裁剪、缝边。工作枯燥无味,我经常和工友们一起逃到附近的网吧去玩。那时,我终于知道,世界上还有网络这么好玩的玩意。我和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一起,簇拥着往网吧里挤。不过,时常有家长闯进来,寻找自己的孩子。我很开心,我最自由,没人来找我。
      然而,我刚刚自由了半年,就听到了父亲去世的噩耗。父亲因为车祸,意外身亡,听到消息的那天晚上,我狂奔回家,一宿没睡,哭得撕心裂肺,父亲没了,我的天塌了,我该怎么办?
      父亲的头七刚过,我就回了服装厂,可坐在缝纫机前,我再也没心思工作。正好,有同伴怂恿我和她一起到市里的服装厂工作,说那里的工资高。我二话没有,放下手里的剪刀,就跟着她跑了。
      到了市里我才知道,她哪里是带我去服装厂工作,她带我去了酒吧,当了坐台小姐。我和几个女孩,穿着短小的裙子,晚上7点签到上班,半夜3点收工下班。现在,我的收入,的确比服装厂的收入要高,但是却让我无法再勇敢地走在阳光下,无法再面对哥哥和母亲。我学会了吸烟,学会了沉默,学会了流泪。
      哥哥辗转找到了我,我不准他告诉母亲我在做什么。但有一天,我在酒吧走廊外吸烟的时候,突然通过咖啡色的玻璃,看见哥哥搀扶着母亲,走向了前台。我慌忙躲进了二楼的卫生间里,我怕母亲找到我,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过了很久,我走出卫生间,竟然看见母亲依旧站在前台,拦住每一个路过的人,指手画脚地比划着我的胖瘦和个头,询问我的下落。我终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哭泣着走到了母亲的面前。
      我跟母亲回家了,在家里整整闲了一个多月,有人上门来提亲,母亲客客气气地接待。其中有一个家里在我们村里算是最富裕的,母亲问我愿不愿意,我压抑了快一个月的烦闷终于爆发,我说你把我找回来,就是为了把我卖出去?我大吵大叫,直到心头的烦闷和不满渐渐消散。
      接下来的三天里,我一句话也没有和母亲说,想到在家多待一天,提亲的人就有可能多一个,我郁闷极了。最后,我收拾了行李,在那之后的第三天晚上,推开后门,趁着夜色,离家出走了。
      我没有远大的理想,但我想出人头地。那夜,我走到火车站,登上火车,去了南方。寂寞的旅途中,我在心中发誓,不闯出点名堂,我决不回家。
      到了南方,我一直磕磕绊绊地找工作、失业、接着找工作,直到半年后,我终于攒够了钱,给自己买了一部手机,当我拨通哥哥的手机时,他在电话里哭了起来,说他和母亲一直找不到我,都绝望了。母亲在我走后,心急如焚,拉着哥哥四处找我。从镇里找到市里,挨个酒吧找我。最后,母亲找到报社,花了三百块钱,在报纸的中缝登了一则寻人启事。哥哥在电话里说,母亲这半年,茶饭不思,瘦了整整二十斤。哥哥最后说:“你要是心里还有妈,就回来看看她。”
      中秋节那天,我破例和几个朋友去了饭店,饭店的老板娘和母亲年纪相仿,站在柜台后,盯着墙角的电视机。看见她,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母亲。电视里正在播放一档访谈节目,一对老夫妇在屏幕里泣不成声,说自己的女儿已经离家多年,希望能够借着这个机会,表达对女儿的思念,希望她能看到这期节目,希望她能回家看看。我的眼泪就在那一瞬间,汹涌而出,我顾不得身旁的朋友,顾不得刚端上来的热腾腾的饭菜,起身离去。
      和离开家的那一天一样,我抵达县城的时候,也是半夜,我从县城的火车站走到了家门口,整整走了20多里夜路。寂静的黑夜里,我不停地走着,心里一点也不害怕,想着去世的父亲,想着年迈的母亲,我的胸膛里充溢着无尽的温暖。
      天蒙蒙亮时,我走到了家门前。正要举手敲门,心里却胆怯起来,我怕母亲会骂我,更怕看见母亲流泪。犹豫着,我的手刚轻轻地落在了门上,门开了。我心里一阵紧张: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连大门都不锁?我赶紧冲进屋里,挑起门帘闯进母亲屋里,却发现母亲正安详地睡在床上。我禁不住摇醒了母亲:“妈,妈,我回来了。”
      母亲醒来后,怔了很久,她喃喃道:“真的是你么?瑛子?”后来,母亲抱着我哭了很久。我问母亲:“我看门开着,以为出了什么事……”母亲擦了擦泪水,笑着说:“从你离开家的那天起,这门就从来没有锁过……”

    • 文学百科
    • 故事大全
    • 优美句子
    • 范文
    • 美文
    • 散文
    • 小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