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文
  • 文章
  • 散文
  • 日记
  • 诗歌
  • 小说
  • 故事
  • 句子
  • 作文
  • 签名
  • 祝福语
  • 情书
  • 范文
  • 读后感
  • 文学百科
  • 当前位置: 柠檬阅读网 > 散文 > 正文

    闰土偷过鲁迅的东西吗 闰土拣的不止是“东西”

    时间:2018-12-29 03:38:18 来源:柠檬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柠檬阅读网手机站

      鲁迅《故乡》中的母亲已经对“我”说过了,“凡是不必搬走的东西,尽可以送他,可以听他自己去拣择。”母亲的这番话语无疑是给了闰土拣择我家那些“凡是不必搬走的东西”极大的自由空间度,也就是说闰土可以随心所“拣”。但是闰土却只拣好了(这样)几件东西――两条长桌。四个椅子,一副香炉和烛台,一杆台秤,还有所有的草灰。请注意,鲁迅先生在这里运用的措词是“拣好了几件东西”,而不是“拣了好几件东西”。在不经意的语序微调中表明了闰土对于“我”家那些“凡是不必搬走的东西”只是为他所用的就拣择,并不是多多益善尽“拣船”中。从闰土拣择东西的这种行为举止就可以看出闰土是一位“厚道踏实、本分实在”的地道农民。这与卖豆腐的杨二嫂不请自到,明要不成则明拿。不顾尊严顺手牵羊的行为举止恰好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还有,既然“我”的母亲早已经是有言在先,那么杨二嫂在灰堆里掏出十多个碗碟来便咬定说是“闰土埋的”还会有多少人去相信呢?恐怕这只不过是她杨二嫂贼喊捉贼玩弄一点小聪明以趁机沾点便宜拿走“狗气杀”罢了。
      看看所拣的那几件东西,不仅表现了闰土的农民性格,并与杨二嫂的性格构成的鲜明对照,而且也反映了闰土(们)的某些思想意识和精神祈愿――也就是说,鲁迅先生在安排闰土所拣的那几件东西看似很随意且极富有农民生活的特色,其实不仅止是“东西”这么简单,恐怕是有着深刻寓意的吧。
      两张长桌,四个椅子。闰土因为一大家子人的生活长年劳作在外,回到家来就连一张吃饭用的桌椅都没有,生活的贫困境况可见一斑。不难想象一家人吃饭时的情景也许就是这样的――菜碗随意就摆放在灶台边沿上,每人盛完饭拈完菜随后就散开,或蹲在灶门口或坐在门槛上或挨墙壁站着或就房柱子靠着吃起来。闰土在拣择桌椅时也许是这么想的吧:一张长桌只够四平,两张长桌拼在一起才算八稳,有了这样四平八稳的桌子,再四面摆上椅子,一家人今后就可以总算像样地团团围坐在一起吃饭了。
      只图能过上这样“四平八稳而平定”的生活,这或许就是当时的闰土们所憧憬的吧。
      一副香炉和烛台。香炉和烛台是祭祀用的器具。人们在现实生活中常常处于无助又无望的情况下往往总会凭借它作为一种媒介向所谓的神灵传达某种诉求来获得心理平衡和实现精神解脱以祈求彻底摆脱痛苦。闰土生活在“兵、匪、官、绅”横行肆掠的时代。一家人只能靠勒紧裤腰带才够勉勉强强维持最基本的生活,可见生活过是多么的艰难。然而闰土在那样的年代是不可能改变生存的现状并能找到生活的出路的,于是就只好把改变现实生活的希望祈求在神灵保佑的份上。其实闰土所寄于的这种希望是极其渺茫的。所以拣取的香炉和烛台这两件东西实质上就表达了闰土的一种精神需求和心理寄托。
      这也可说是中国当时社会众多闰土们麻木无知的一种精神写真。
      一杆台秤。秤是用来衡量物体重量用的,是公平公正的体现。也许闰土老是被人吃“黑”,闷亏吃怕了,比如,明明估摸是一担谷子有余,交租上去却总是不够秤,哑巴吃黄连,有苦到哪里去说呢?所以闰土决意拣择了“一杆台秤”,至少今后再遇到吃闷亏的事就心中有底手中有“秤”可凭可依了。闰土以为有了这样“一杆抬秤”就公平公正不再吃亏了,殊不知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其实又哪有什么公平公道可言呢?
      这只不过当时的闰土们一厢情愿“老实”不堪的表现罢了。
      所有的草灰。种地的农民任何时候总是会为自己所耕种的那块养生立命的土地着想。闰土要所有的草灰就是这样,他的想法朴实又现实,就是想给地里增加一点肥力,以图日后多一点收成。可现实总是事与愿违。即使收成再好,可闰土的生活却丝毫得不到半点的改善,也好不起来。正如闰土所说的,(收成好)“种出东西米,挑出去卖,总要捐几回钱,折了本;不出去卖,又只能烂掉。”看来闰土把地力侍弄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所以到头来,当时闰土们的生活现状总是一如这“所有的草灰”一般。

    • 文学百科
    • 故事大全
    • 优美句子
    • 范文
    • 美文
    • 散文
    • 小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