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文
  • 文章
  • 散文
  • 日记
  • 诗歌
  • 小说
  • 故事
  • 句子
  • 作文
  • 签名
  • 祝福语
  • 情书
  • 范文
  • 读后感
  • 文学百科
  • 当前位置: 柠檬阅读网 > 日记 > 正文

    一件伤心的事【伤心的网事】

    时间:2019-06-02 03:27:40 来源:柠檬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柠檬阅读网手机站

      在北京   我的青春 包括我青年时代的一半   我丢了、扔了   追求的,我没得到   卑微的我   饱受了世俗的嘲笑   亲爱的世俗,你没看见 我还活着
      心里 依旧轻声呼唤 我还有梦
      
      何老师说我是世界上最天真的作家,因为天真,所以我总犯错误。古龙小说中有这样一句对白:只有死人才不会犯错误。人只要活着,不论经验多么老到,智慧多么高超,学识多么丰富,总有犯错误的时候。别人犯错误知道悔改,而我死不悔改,屡改屡犯。
      我这次犯下的错误就是被一个獐头鼠目的丑男人骗了一把,起先我并没看出他是个骗子,在我心中骗财骗色骗感情的男人应该是风流倜傥、冷面俊朗的一类,我压根就没把他放进骗子的行列,这是我致命的错误。
      我三十岁了,没有现成的好男人等着娶我了,我想装嫩,但脸面上的皱纹掩饰不住实际的年龄,装下去累死了。眼睁睁地看着女同事们在世纪佳缘网上寻找雄性配偶,我嫉妒得直想撞墙而死,来混充烈女。就在我对婚姻绝望的时候,走上了桃花运,等到的却是飞来的艳遇给我带来一段传奇般的悲惨故事。今年7月26日,一个网站和我签约了一部关于北漂的长篇小说,并且保证能包装成畅销书。
      下班回到家里,已经到了深夜。孤独深不可测,唯一能给我活力的就有电脑,电脑就是我的镇宅之宝。这套房子是我四年前买下的,那时候北京的房价还没上涨,我用几篇小说的版权费买了这套不足八十平米的楼房,眼下觉得很满足,对于单身女人来说有房子就有家了,不管日后流浪到哪里,我最终还是要回到自己家中等待衰老和死亡。几个房间除了一张床什么家具都没有,屋里杂乱地堆满了书籍和报纸。我也想过装修一下房子,那样住着会舒服些,可我随时有离开北京的可能性,没必要浪费钱装修。我脱掉外衣,裹了一条褥子,打开电脑,开始写作。每写好一章,都要发给一个叫鸿雁的编辑,然后鸿雁再为我指点迷津——往和谐与情感那方面靠一靠。半个月之后,小说已经写了十几万字了,我很想知道这个一直陪伴我到深夜的鸿雁,到底是男是女。
      我把写好的稿子发过去之后,问对方:“鸿雁老师,我想问问您是男人吗?”
      对方回答:“是,怎么了?为什么要问?”
      我回答:“对不起,我随便问问,绝对没有以身相许的意思。”
      鸿雁说:“你真幽默,你打开摄像头,我也看看你,听说你们那个民族的姑娘都是黑葡萄眼?”
      我一下失去了信心,觉得对不起鸿雁,我的这副长相,哪算得上“黑葡萄眼”,我连忙回答:“鸿雁老师,我怕看了会让你失望,我长相一般,没有黑葡萄眼,要不别看了。”
      鸿雁说:“看你说的,女作家不一定靠脸蛋吃饭,看一眼吧。”
      我赌了一把,我的生活总在冒险中度过。我又不是畸形人,凤姐比我难看多了,还自称大美女,人家多自信。看就看一眼,又不和我要钱。我慢慢点击视频,对方接了,慢慢地屏幕上出现一个肉脸男人,嘴很大,嘴角一直延续到腮帮子那里,眼睛很小,亮亮的,他的长相让我想起蟾蜍一类的动物。这样一个年近四十的男人,叫鸿雁?惊诧,除了绝望,我没有别的感觉。
      我问:“老师,您怎么叫个鸿雁?多女里女气,叫大鹏、老鹞、飞龙、白虎什么的不好?看网名,我起先以为您是个女的。”
      鸿雁说:“男人也可以叫鸿雁,笔名嘛。你真惊艳,尤其是手腕上的金镯子,和你简直绝配,俗话说英雄佩宝剑、才女配金子,我在网上看过你很多照片,都没有你本人漂亮。你有孩子没有?”
      我说:“我连男朋友都没有,北京的维族人太少了,找对象很困难。”
      鸿雁说:“你可以冒充汉族呀,你的长相又没有民族特征。”
      我长长叹息一声说:“岁数大了,不好找了。我爱的男人我不敢表白,爱我的男人我不爱。”
      于是我们二人在恩恩爱爱这方面聊了一夜,天亮的时候,各自给对方献了一枝玫瑰,关机睡了。从这天开始,我每日最大的乐趣就是和鸿雁谈论感情。慢慢地,我看他不是那么丑陋了,男人要好看有些无用,无情多是俊秀才。只要他是对我一心一意的,就是满脸蛔虫的男人,也比没有强,起码有个依靠。鸿雁发现我不讨厌他,接着,他就向我求婚。我考虑也没考虑,难得人家能看得起我。于是,我就成了鸿雁的网络情人,也许我饥不择食寒不择衣了。
      三十岁的女人,不是十八岁的小妹妹了,能抓住什么男人就抓什么男人,到了这个地步还指望梦中的白马王子来垂怜?女人是靠运气生活的,很多不幸的女人心里始终缺一部分东西,无法弥补。我很幸运,在我感情近乎春蚕到老的时候遇上鸿雁这样一个网络恋人,有戏没戏先意思着。生活给女人制造了很多遮眼法,使你看不到明天过的是什么日子,山穷水尽之后,真的会有柳暗花明吗?
      下班后,我们又在网上相聚了,我的黑暗、我心灵的饥渴在此刻得到了满足。浪漫必定和音乐鲜花相连,我们在网上首先给对方各自献上玫瑰,然后放音乐,接着相互问寒问暖问心情,虽然彼此远隔千里,但是觉得他就偎依在我的身边,静静地听着我说不完的柔情蜜意、吐不尽的山盟海誓。他在网上发下毒汁四溅的誓言,一定要和我结婚,不和我结婚死不瞑目。我这颗历尽沧桑的心变得异常柔弱起来,不是装病就是哭泣,自己把自己当成宝贝一样看待。
      爱情能使女人返老还童,尽管是那么虚无,可终究觉得有一个柔情万种的男人在遥远的彼岸在等待着我,那温柔的笑意,鲜红欲滴的玫瑰,纠缠着怎么爱也爱不完的文字,我迷茫,我相信,只有他能给我幸福与依赖。我快飘飘欲仙了,我完全被这种摧折人心的浪漫征服了,我发誓未来非他不嫁。
      隔着一条网线,他在关爱着我的饮食起居,那千丝万缕的爱意如烈焰一样,把我冰肌雪肤融化成一摊水渍,泼在地下无法收拾,我以前是鄙夷网恋的,现在却发现,我痴迷于网恋。我是个懒惰的女子,以前觉得打扮自己简直就是耗费精力,现在变得越发爱涂眼影和口红,更爱照镜子,我自豪地实现着平凡人的平凡事,我要和他结婚,然后生一个像洋娃娃一样的西洋女孩,然后商量着给我们的女儿起个好听的外国名字,如戴妃、舒适蓝美惠子、塔塔丽娜、西贝妮兰等,随意挑选,让那些嘴皮子不利索的人叫不清楚。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让我猝不及防。
      俗话说:“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为了接受新的爱情,我计划减肥,少吃多运动。我从菜市场买了一袋子西红柿和一袋子白菜,计划把自己当兔子来养。对自己没有要求的人永远没有进步,这个道理很快在我的身上体现出来,我的脸瘦了,胳膊细了,有了女性的三围线条了。我们在视频的时候有了飞跃式的发展。打开宝蓝色的液晶屏幕,鸿雁说他是一个黄花后生,人比黄花肥,也比黄花黑。我们相互大笑着,我说我是一个老处女,比白开水还纯洁,但是没有白开水透明。我们又互相大笑。虽然没有过肌体接触,但是彼此身上的每一个部位,我们都是那样熟悉,我们强盛而盲目的欲望,尽情绽放。我像视富贵如粪土的祝英台,那种爱是真正的爱,是坚定不移的爱,于是我幻想着与鸿雁双双化蝶。
      我的小说就在谈情说爱中顺利地完成了,我觉得自己应该把所有的心思放在工作上了,在北京生活,靠的就是有一份好工作,有一个善解人意的上司维护着,吃苦耐劳些。再找一个好男人过日子,生活就算安定下来了,也就是大局已定。
      早上,我每天都要到天通苑地铁站挤地铁,顺便买个鸡蛋煎饼,边挤地铁边吃,有一次在慌乱中一不小心自己把自己的手指头咬破了,鲜血淋淋。顾不上包扎,继续进地铁口,上了地铁拼命抢座。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子用臀部挤我,挤到我的手指上,花花裙子一片鲜红,人们都看那个女子。我连忙把手放到衣兜里,拼命捏住伤口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女子终于发现身上的血迹,羞愧难当,不过她还真有才,脱下上衣围住下身。地铁上的人们哄笑着,女子骂骂咧咧地翻着白眼。至今,我的手指还有一个伤疤,很明显地有两个牙印。在北京上班,必须练就超级抗拥挤的水平去乘坐地铁。
      鸿雁总爱吊人胃口,含而不露。本来约好了见面时间,他却一次次找理由推却了。这周,铁定了在青年湖公园见面。我花了三百多块钱,烫了个大圈子头,抹上发蜡,油油的,走路一荡一荡。我一步三道弯地扭着来到青年湖公园,掏出手机正要拨他手机,鸿雁从一个灌木丛中走出来,他可能在那里小便,第一眼看上去的感觉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农民伯伯。
      鸿雁用不安分的目光在我的腰部和胸部抚慰着,然后和我比个子,找理由说我穿的鞋跟太高,所以看上去他矮。我们在青年湖公园溜达了一圈,我的心里凉透了,我真不忍心把自己交给这样一个男人。本当阳光普照,却满地是霜。我们没有牵手,没有拥抱,更谈不到接吻,草草分手各回各家。
      我再没有上网,鸿雁给我打了几次电话,我都没接,现实残酷到让人不敢触摸的地步。其间,我的同事给我介绍了几个兵哥哥,人家第一句问我:“看上去你的长相很普通,没有民族特征。”我因为长相没有民族特征,被人误认为骗子,我对婚姻已经死心了。
      过了一个多月,鸿雁又给我打电话,说他们没有住处了,网站缺钱,不给他们提供宿舍了,要住在我家,并且强调不会动我一根头发。我再三解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风险很大,请鸿雁老师再三谅解。
      他有些生气了,说:“你住的是两居室房子,我只是暂时住一段时间,为了推荐出版你的《北漂》,我觍着脸到处求人,你真不够朋友,你的小说到底想不想出版?再说,我已经戒色了,好多北京市的女孩子向我献媚,都是白日做梦。”
      为了《北漂》我的心颤抖了,服软了,他的这话非常实用,如果《北漂》真成为畅销书我马上拿这笔稿费买辆车,何苦每天挤地铁。我问他:“你住在我家,不怕人们说闲话吗?”
      鸿雁说:“你家又不是青楼,有什么闲话可说的?你就告人你租出一间房子,网站很忙,我只有夜里十一点才回家,又遇不到别人,别害怕,你的《北漂》一出版,你的身价马上直线上升。”
      我说:“我的身价,只有你来决定了。”
      我答应了,心里还是感到有一种央求钱财的耻辱,但是历朝历代,没有钱能生活吗?就是他住进来,对我也没有丝毫损失,他睡他的,我睡我的。因为《北漂》我又和这个叫鸿雁的男人纠缠在一起。
      鸿雁住到我的卧室里,我住到书房。我们虽然住在一个家里,一个星期连一面也见不上,等我睡下了,他回来,直奔自己的房间。第二天我还没起,他就走了。偶然我在星期天见到他,他穿着松松垮垮的衣裳,让人产生不了审美的欲望,我们擦肩而过,相互点了点头。
      “十一”长假期间,单位放假了,同事们欢天喜地闹着出去旅游,我只能回家从电脑上看电视剧了。我就害怕放假,那样我真的会萌生一个随便嫁个男人的念头,因为我太孤单了。
      鸿雁没有假期,他们网站不给他放假。
      我买了一个十字绣,胡乱绣着,打发时间。我的门开了,鸿雁探进一张红高粱脸问:“你有拉肚子药没有?我肚疼,今天没上班。”我最受不了这样世俗的男人,看也没看他回答:“没有。”他得寸进尺,进来拿着一枚鹅卵石说:“经常写作会脊柱疼,你可以用这枚鹅卵石按摩一下。
      我说:“放那里吧,我有颈椎按摩器,用不着。”他说:“我快要搬走了,等到一个花好月圆之夜,请你喝杯酒。”我说:“免了,你不是肚子疼吗?快上厕所去吧。”
      鸿雁说:“你就这样恨我吗?为什么?就因为我长得不好看,没有那些小年轻酷,你就把我打入死牢了?小丽,其实我不愿意到你家住,就是想感觉一下你的气息,小丽,没有爱情的生活叫生活吗?没有男人的生活叫生活吗?我是岁数大了一点,可总比一个油嘴滑舌的小白脸可靠吧?”
      我回答:“我不是嫌你老,而是觉得我们无缘,鸿雁,祝福你顺利搬走,我们不会发生什么的,我感到我不是你盘子中的菜。”
      鸿雁说:“真是断肠人遇断肠人,你还说不是我盘子中的菜。如果连你也不相信我,我不知道你在天底下该相信谁了?小丽,我和你一样,我们都是孤儿,从一个陌生的家庭走出来,来到北京这个陌生的城市,你比我幸运,你有房子,你忽略了一个男人的爱心,你哪一天有了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我甘愿退出。”
      我放下十字绣,点了一支烟,抽着,烟雾缭绕。他站在烟雾中,看着我,走近我,用鹅卵石给我按摩颈椎,小心翼翼的样子。我对他说:“今生,我注定要辜负你,我们在一起,我什么感觉都没有。”
      鸿雁说:“不需要你对我有什么感觉,我对你有感觉就是我的幸福。只要能够得到鲜花,我甘愿当牛粪。美女,不要伤害我的自尊,我是爱你的。”
      我说:“少拍马屁,我不是美女。”
      他说:“你是美女,善良的美女,遇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收获。”
      他还真有一手,我麻木的脊椎被他按摩得十分轻松,我怀疑他以前是搞专业按摩的。我问他:“你都四十来岁的人了,干吗不成个家呀?”
      鸿雁说:“我也爱过,伤心了,一直封闭着感情,见到你,我开始想到成家。我以前是我们那里市委书记的秘书,因为派车出了问题,离开了岗位,不得不到北京混口饭。”
      他的这句话也许自己抬高自己的身价,我陡然对他半信半疑起来,我感觉像他这副德性的男人不会撒谎的,就是撒谎最起码要脸红。我的感觉在他荷尔蒙的膨胀中逐渐起了化学反应,我感到我不能嫁给他,但是要在他身上捞些什么,比如说出版几本书、陪着我聊聊天。
      晚上我们搭伙吃饭,他炒菜,我煮面,做好了坐在一起吃。吃着吃着,我就感觉到有些对不起他了。几个月前我们在视频,在海誓山盟,就是因为他其貌不扬,我却把他打入死牢。我对他说:“对不起,是我不好,总冷淡你。”
      他说:“不怨你,女人找男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以貌取人,感情是长久培养起来的,一见钟情的很少,即使有,也是因为不了解相爱,因为了解而分手的。你的书很快就会出版了,可惜网站要和你分百分之五十的版权费。”
      我说:“无所谓,这年头凡是沾点钱的东西,总要下些血本。”
      他说:“我就喜欢你的性格,从不遮遮掩掩。”
      我说:“三十岁了,不可能在小得小失上感慨释怀了,人生一场,连身边最容易拥有的东西也抓不着,何况其他。”
      我们二人话越谈越深,我猛然发现,让他离去是我的过错,我应该留住他,起码回到家里有个说话的人。我说:“你要搬走了,一定是找好房子了?”
      他说:“没有,先住我们同事那里,以后再考虑租房的事情。”
      我说:“先住在这里吧,等过些日子,你的工资涨了,再出去租房。”我的怜悯之心让自己无意间遭到了很大的麻烦,世人啊!当你用善良的心去帮助别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哪个山上的好虎都能吃人的道理。
      我的《北漂》出来了,但是没有他所说的那样畅销,出版社用的纸张十分糟糕,很多同事说和盗版书一个样。
      我心中或多或少有些失落,网站原计划上酷6做个访谈,也被我拒绝了。鸿雁找到了我的屋里对我说:“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谁让你玩弄我的感情,没见面的时候,你对我誓言旦旦,说爱我,并且说要嫁我,一见面,你就拒绝和我交往了,这年头,就算是潜规则,睡和被睡也早已稀松平常,利益交换嘛,各取所需,我也是靠山吃山。你伤害了我,我没法再给你去和出版社做工作。”
      我说:“我不是逐渐对你好了吗?还让你住在我家,你怎么这样心胸狭窄?”
      他说:“我对你够好的了,别的女作者因为想出一本书,情愿对我投怀送抱,你装什么正经人,要是你早些让我睡了,何苦你的小说出版成那个样子,我最鄙视你这种假正经的人了。”
      我气蒙了,但是努力克制着自己,我小声说:“你搬走吧,我们无法交往下去了,我们不到黄泉不见面。”
      他马上大吼起来:“你为了出版书,把我接到你家住,结果我破鼓担了个响名声,你连动也没让我动,书一出版就想赶我走,别异想天开了。你以为我是什么人,让你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我问:“怎么?你还讹诈上我了?你让我害怕,我不过是可怜你才让你住在我家的。”
      我们越吵越凶,邻居们都来劝架,还真的以为我是他的情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第二天,我把这事告诉了单位的小沈,小沈十分难过,她说我引狼入室,不把他赶走会出别的事情。我给他们网站的领导打电话,他们网站的领导和他一样,都是一丘之貉。他们领导恐吓我说:“鸿雁有证据,你确实勾引过他,你们视频的时候,你脱得精光,他都截屏了,你是我们网站的作者,我一直没有揭发你,是对你留情了。”
      我欲哭无泪,女子不能在感情上犯错,一犯错就无法回头了。小沈马上给鸿雁打了电话,二人便大吵起来,骂得相当难听,就是妓院也听不到这样的恶心话。
      晚上,我回来,感到自己已经把自己推入一个黑色的漩涡中。吱呀一声,鸿雁的房门开了,一个短发女子鬼头鬼脑地从鸿雁的房里溜出来,跑了。我推门进了卧室,见鸿雁光着身子叉着大腿抽烟,就像一只大白天酣睡的野狼。我说:“你竟然带着女子来我家做那种事?请你马上搬出去,要不我会报警。”
      鸿雁悠悠地吐着烟雾,不紧不慢地对我说:“女子要想在我们网站出书,都会自己送上门来让我白睡,而且她们都比你小。想当作家的人太多了,你们单位小沈今天骂了我,我很不满意,一些作者因为我不高兴而愤怒,你先到天涯论坛上看看你的好戏去。”
      我转身回了书房,打开电脑,在天涯实话实说栏目中,写着《第一纪录,正义女兵化身犀利斗士当众脱内裤撒泼》,里面的内容提到我和小沈的名字,胡编乱造吵架过程,语言极其肮脏。我一阵晕眩,没想到他竟然用这种下流手段来对付我。我冲进卧室,扯下他的被子说:“你竟然这样无耻,小沈不过是气愤不过,你就用这样的手段让她身败名裂,你真狠!”
      鸿雁慢慢地把被子重新盖在身上,慢条斯理地对我说:“你拉我被子干什么?是不是想看看我的下身?你饥渴得厉害?”
      我骂道:“给姑奶奶滚!”
      他说:“你是一个野种,无父无母,娘家没有什么人,谁替你出面?看看你的长相,你是少数民族吗?冒牌货。也许我手下的那批作者要深挖你的祖宗八代,把你这个冒牌货在天涯论坛上公布出来,那就更有好戏看了。记住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别以为自己是只孔雀,乱开屏。”
      我说:“我找出我的娘家人,让你滚,你要指使别人到天涯论坛发表什么,我都管不了,但是我找到我的娘家人,让你立马滚蛋,你不是说书出版三个月以后给稿费吗?稿费我不要了,希望你滚出我家。”
      他说:“那可不行,你随便找个什么人来代替你的娘家人,我怎么知道?你必须到医院做个鉴定什么的。我告诉你,我老婆半个月后带着我的女儿来北京住,你要是敢在我老婆面前甩脸子,我就把你视频中的裸照发到天涯论坛上,让全国人民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一定比郭美美和凤姐还要火爆。”
      我病了,头晕恶心,四肢无力,邻居们都说我怀孕了。没人知道我怎么了,但是我的心知道,我知道错了就错了,不能回头。我整天打电话,查询自己的身世,一切如大海捞针,我无法找到我的娘家人。这段时间里,鸿雁轮流着带回几个女子,他们高声浪笑着,惬意呻吟着,渴了到冰箱中取我的饮料,卫生间乱扔着安全套,还得我去清理。我的家成什么了?
      小沈来看我,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这些天的屈辱告诉了她,小沈唉声叹气一番,也别无良策,毕竟我的视频裸照在鸿雁手中,怨只怨我太幼稚,太相信网络。
      小沈把我接到单位,说眼不见为净,免得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生气。我把自己的家,拱手相让留给了网名鸿雁的一个丑男人寄居。
      我坐飞机飞往我的出生地,我的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已经故去,故乡仍旧为我这个迟归的旅人默默守望。推开院门,我看到门口的老树,我也看见了沧桑,看见了岁月的皱纹,触摸到陈旧的气息,在那种气息里,我发现了逝去的故人,而我就是来者。这棵桃树以前很聚人气,我和母亲坐在树下,整条巷子的人都来串门,大人孩子聚在一起,夹杂着鸡鸣狗叫、炊烟袅袅,桃花也来争宠,繁衍着自己的春天。如今,这棵老树孤寂地等待着未卜的命运。故乡的人们已经漂泊到了大城市,可怜的桃树,你是明月,我是清泉,我们各自孤独着,只能在寂寞中独守着自己的芬芳。站在老树面前,敬畏之心悠然而生,如果老树能言,将会告诉我多少碎裂的记忆。即使你无语,但历史在你身上铭刻下了深深的年轮,俯视着人间的风风雨雨。
      我想到曾经读过小学的学校,有可以为我作证的老师。当我匆匆赶到学校,学校已经变成了柏油马路,在我履历中的热闹的学校,消失了。我很悲哀,我的灵魂又失去了一个可以栖身的领地。我无功而返,回到单位我哭了个荡气回肠。在这个世界上,我没有亲戚,所以任人宰割,娘家,我的娘家!我历经艰辛寻找着娘家人的蛛丝马迹,在以前困难重重面前,没有娘家人的援助,我忍耐着支撑过去了,可是现在我必须找到我的娘家人,让我回到家里,全身而退,摆脱纠缠我的鸿雁。
      我把这件事告诉小沈,小沈说:“真幼稚,他不过是想拿着你的视屏裸照讹诈你,看你有没有什么靠山,所以让你找娘家人,如果没有靠山,他便心安理得地住下去。”听到了小沈的话,我就像一个绝望的囚徒,忽然得到最终的宣判,我全身都软了。我还是硬着头皮给他打了一个电话:“鸿雁老师,您帮着我出版了书,我很感激你,我近日家里要来亲戚,请你马上搬出去,我没必要找我的娘家人了。”
      鸿雁说:“我为什么要搬出去,你让我搬我就搬?我成你的傀儡了。我的老婆孩子已经住进去了,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们网站宣传你,为你推荐出版书,你仅仅用一个感谢就能弥补吗?”
      我说:“我的家,我有居住权,你那叫非法占有别人私有财产,我要告你去,不要脸的流氓。”
      鸿雁油滑地说:“对,你说对了,我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大流氓,绝代流氓,我就等你去法院告我,不过我先提醒你,我们网站给很多法庭的领导都出过书,他们都有我的人情债,你就是泼水也泼不进去,小样儿,还告我去,我又不是男扮女装,当时你为什么让我住进你家?你回去我不反对,但是你伤害了我的妻子和儿女,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挂了电话。
      我晚上回到家里,客厅里两个孩子在奔跑,厨房里一个满面雀斑、没有一点水气的中年妇女在做饭。见我进来,狐疑地打量着我问:“你怎么有我家钥匙?”我说:“对不起,这是我家。”
      那个妇女恍然大悟的样子,抽动了一下嘴角笑着说:“我是洪占军的妻子,叫杨四丫头,我家老洪说你经常在单位住,房子总空着,所以把我和孩子也接来了。听说他给你出书,你是为了报恩,可是男女之间,可以用房子报恩,绝对不可以用肉体报恩,我家老洪可是一没钱、二没色。”
      看来这个杨四丫头也不是善男信女,和她丈夫一路货色。我和他们相处下去,大有恶性事件发生的隐患。
      我对杨四丫头说:“你们家老洪没和你说,你们什么时候搬出去?”
      杨四丫头说:“等孩子高中毕业吧,现在孩子刚念初二。”
      我的头大了,一切听天由命吧。
      过了一会儿,自称鸿雁的老洪回来,先是大声呵斥着几个孩子写作业,接着来到我的书房,我正在上网,老洪对我说:“你有娘家人吗?没有吧!我是行走江湖多年的老前辈,你的那点鬼点子我看得一清二楚。为了各自平静度日,你就忍耐着和我爱人和睦相处。”
      我说:“既然你们网站可以推荐出书,我还有几本,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老洪说:“好呀,今晚发到网上,明早我就给你的作品加工,这不是相互利用吗?我女儿想借你的一些书看,我来拿几本。”说着在书柜里翻腾了一阵,拿走一摞书。
      我以为这样,也就算扯平了,我可以平静一些过日子,但这仅仅是一场悲剧的冰山一角。小沈偶然来陪我住几夜,进门出门,看着他家的人就堵心。为了息事宁人,我们唉声叹气地睡下了,本来认为山上的人纯朴诚实,跌了跟头,才知道石头也会咬人。小沈瘦瘦的身体和我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很伤感地说:“丽姐,你要不找个厉害一点的男朋友,利用他把这家王八蛋赶出去,然后再分手。”
      我悲切地说:“那不是赶走一窝狼,引来一只虎吗?我认命了,谁让我不自尊,留下证据在他手里,有时候真想和他拼了,哪怕车毁人亡,也要出这口气,后来想想,没必要这样做。房子总归是我的,他还要给我推荐作品出版。”
      小沈说:“姓洪的未免太欺负人了,哪有这样霸占别人房子的,迟早也得法律解决。”
      我说:“不到万般无奈,我不想上法庭,等几个月后,我把这套房子一出售,新房东绝对不会让他家人住下去的。眼下只有这条路可走了,我也想调离北京,到一个二线城市工作。”
      小沈说:“你应该咨询一下律师,看怎么调解,不能为了他这样一个土混混,就毁了你的前途。二线城市也许压力小些,可是人生地疏,所有单位来了新人也会一致对外排斥你的,想起来都害怕。”
      我说:“我怕事情闹大了,不可收场,如果真的逼急了,我害怕洪占军报复我,他要豁出去了,把我的那些视频照片打印下来,送到单位,我还有脸活吗?”我哭了,我是一个很阳光的女人,突然生活在黑暗里,无法挣扎,无法解脱。
      我们同学从侧面打听到这家文学网站很有背景,总裁是靠网络游戏起家的,不是一般二般的人物,我绝对惹不起这样的上等富豪。网站又推荐出版了一大批书,单单没有我的,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我在单位给老洪打了个电话,老洪说:“回家再说。”
      晚上回了家,我一直等到老洪吃了饭,他才来到我的书房,他一边剔牙一边不疼不痒地说:“你的小说写得太传统了,现在人们都爱看穿越、玄幻类的,纯文学作品很难找出口。不过我不愁,我会尽力为你推荐的。我的两个孩子还不错吧?大女儿叫洪美波,儿子叫红多多,遗憾的是我的大女儿英语不太好,我想请个家教,但是因为你上次给我们领导打了电话,领导一气之下扣了我一个月的工资,这笔钱是因为你才扣除的,所以你得补上。”
      我说:“我没钱,回了趟新疆,把老本贴进去了,再说,你们领导扣你工资和我没关系呀?”
      老洪有些不耐烦了,从衣兜里拿出一张A4纸说:“好吧,没钱有没钱的做法,我可给你机会了,是你没有把握好。说完把一张纸揉成一团,扔到我脸上,他走了。我把揉皱的纸铺平,简直让我休克了,他已经打出一张我的裸照。我听说过许多这类的话题,什么人给别人拍照片,然后敲诈等等,但听过了觉得离自己好遥远,真没想到,我也面临这样的事情。
      我对老洪是一种单刀直入的仇恨,我几次拿出手机想要报警,但还是放弃了。破财免灾,男男女女的事情,又有谁能说得清楚?此刻我才明白什么叫贼咬一口入骨三分。我辗转反侧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在地铁站门口,我把钱扔给洪占军,洪占军点了点说:“四千六百元,不多不少,你的作品我会很快找出口的。”我说:“洪占军,仅此一次,下次免开贵口。”上了地铁我的心里觉得冤枉,可是我是多么无奈呀!我要有个厉害一点的哥哥就什么事情也不会有了,我哭了一路。许多人都在看着我,我就是止不住自己的眼泪。
      晚上,我在楼下遇到了洪占军的女儿洪美波回来,她长得比她父母都好看些,但不算美人,也不算清秀,只能说在她家是尖子人物。我亲眼看到她从一辆桑塔纳轿车上下来,然后向轿车里的人摆手。上电梯时,我们打了个照面,洪美波的头发盘在脑后,像个大田螺。
      美波用白眼珠子翻了我一下,很生气地说:“你三十来岁不嫁是什么原因?你和我爸爸是什么关系?别以为我没看见,你们早上在地铁站口鬼鬼祟祟的。”真是狼窝里养不出金钱豹、破庙里出不来好神仙,美波那邪恶扭曲的嘴脸,和她父亲一个样,但是我不恨她,相反我很喜欢小孩儿说大人话。
      入夜,我在电脑上看着一部电影,咔嚓一声电脑停了,杨四丫头敲门进来,很客气地说:“电表卡上没钱了,你能出去借个卡不能,孩子都在写作业,没电不行。”
      我说:“杨姐,你们住进来多长时间了?一直没有买电吗?电是我们共同用的,为什么让我一个人买电?上个月我交了电话费一千多元,我连两次电话都没打,你们也该讲点良心!”
      杨四丫头还原了她泼妇的本性说:“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没有我家老洪就没有你的今天,你就是为我家老洪去死也是应该的。你今天弄不来电,我杨四丫头可是出了名的‘惹不起’,这可不是我吓唬你,不用老洪动手,我和美波两人也能打你个满地找牙。”
      原来我一直过着刀口上舔血的生活来麻痹自己,今天我也豁出去了。我指着杨四丫头说:“你男人纯粹一个流氓,敲诈我的房子,敲诈我的钱,你家就是个无底洞,我永远也填不满。今天我就不买电,我喜欢黑,你家想买就买,和我半点关系也没有。”
      美波真的跑进来给她妈妈助威,母女二人破口大骂,泼妇难惹,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夺路逃出家门。我诅咒自己上辈子干什么损事了,招惹了一家这样混蛋的人。我打车来到一个房屋介绍所,我要尽快卖掉房子,哪怕少卖几万元,我落个省心。
      单位领导可能多少知道我的一些私事,便派我到福州出差,当我刚下飞机,接我的人还没来得及和我会面,北京的警察给我打电话说:“你叫明丽吗?你赶快回家一趟,你家出了人命案了。我们正在调查,死者可能与你有关。”
      我六神无主,马上买了返回北京的机票,连夜飞回北京。我下了飞机给小沈打电话,让她一起和我回望京。小沈和我回到望京,洪占军蔫头耷脑地坐在客厅里,我的裸体视频照片满满铺了一地。美波见我进来,尖叫着说:“你这个不要脸的婊子,是你害死我妈妈的。”看架势她要和我一决雌雄,蛮干下去。小沈马上联系警方,我和美波杀在一处,美波毕竟是孩子,几个回合之后被我摁到地上。就在我站起身的时候,我听到小沈一声心碎的惨叫,美波的弟弟多多拿着菜刀在我的后背上深深地砍了进去。我觉得是一种金属刺入肌肤的质感,小沈夺过多多手中的菜刀,给了多多一个嘴巴。
      我的后背缝合了三十多针,我住在望京医院,警察来找我,告诉我说就在我离开家的第二天,老洪买了电卡,美波在他爸爸的电脑上无孔不入地搜索着,终于看到我半裸的视频,便如获至宝,立即打印了一百多份,要在我家小区内的每一个宣传栏中张贴,然后让小区的人们都知道我是个下流的第三者。美波把这一百多张打印照片拿到她母亲面前要彻底将我毁灭,我就是最不要脸的女人,勾引有妇之夫。
      杨四丫头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本来第一天夜里和我大吵一架,我走后,火气没灭,又和她丈夫大吵起来,一直闹到天亮。当她女儿拿着我的一沓视频打印照片让她看时,杨四丫头什么话也没说,自己一个人关上卧室的门,把自己关在里面。洪占军下班以后,用钥匙捅开卧室的门,杨四丫头一手拿着没有打开的丹参滴丸药瓶,横死在地上,全身冰凉。
      我也向警方讲述了我和鸿雁从相识到现在的每一个细节,和每一件事情。
      一个星期过后,杨四丫头尸检报告出来,确实猝死于心脏病。杨四丫头草草火化,我也洗清了所有的嫌疑。
      一个月后,小沈接我出院,我的后背留下了一个难看的伤疤,这是命运给我的一个最大的教训。我的屋子成了鬼屋,洪占军,不!应该叫鸿雁,已经带着子女搬了出去,他和我的是是非非画上了一个句号。我和小沈把望京屋子的门锁了。小沈说:“真悬,只差一点,你的那些照片就被美波肆意张贴了,也许这就是好人应有好报的真理。”
      我长叹一口气,挽着小沈的胳膊说:“今生,我不会再在网上找男友了,一切随缘吧。”
      
      责任编辑 陈冲

    • 文学百科
    • 故事大全
    • 优美句子
    • 范文
    • 美文
    • 散文
    • 小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