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文
  • 文章
  • 散文
  • 日记
  • 诗歌
  • 小说
  • 故事
  • 句子
  • 作文
  • 签名
  • 祝福语
  • 情书
  • 范文
  • 读后感
  • 文学百科
  • 当前位置: 柠檬阅读网 > 美文 > 正文

    上九流里老蓝是什么 老蓝

    时间:2019-06-02 03:27:29 来源:柠檬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柠檬阅读网手机站

      蓝这个姓氏在我们镇上只一家,在我们那一带也是极少的。老蓝叫蓝占堂,做的是豆芽生意。蓝家在北关最边处住,小院不大,三间正屋,两间西屋。两间西屋是筒子房,屋里屋外放满了大盆、小盆和矮砂缸,是泡豆子生豆芽用的。一到冬天,室内还要生煤火,门窗全挂上棉帘子,目的是保暖催生。蓝家主卖黄豆芽儿和绿豆芽儿,尤其他们生的绿豆芽儿,算是小镇名牌。蓝家生的绿豆芽不长,但胖嫩,根儿无须,很白很干净。蓝家有祖传秘方,能控制豆芽儿不往长里长,只长粗,所以炒出来没“水子气”,脆,极受欢迎。镇里镇外谁家有红白喜事,多是买蓝家的豆芽儿,一买几十斤,若碰上三家五家,几缸菜很快就卖光。
      我很小的时候,就见老蓝在十字街口南角儿出摊。那时候老蓝已年近半百,个子不高,有些驮背。他的货架子是用木棍制作的,上面放了一块木板,活的。木板有桌面那般大,周围钉有四指高的栏板,里边堆满了豆芽儿:一边是黄豆芽,一边是绿豆芽。这当然是样品,只供小客户的。木架子下面有两个大竹筐,买客要的多了,就从筐里取。为此,老蓝就备有两杆秤:一杆是盘子秤,一杆是钩子秤。盘子秤的盘子是一个竹筛子,三根绳子对角吊了,专卖零客用。有大客户来了,就用钩子秤,能打50斤。除供散客户外,老蓝还有固定客户。固定客户就是各机关的食堂,给这些客户要送货上门。老蓝要站街面,送菜的任务先是由他老婆完成,后来老婆上了岁数,女儿长大了,就由女儿做。
      老蓝的女儿叫蓝玉。老蓝的老婆不生育,蓝玉是抱养的。据说老蓝和蓝玉的生父是朋友,蓝玉的父亲儿女多,就让老蓝抱养一个。蓝玉很漂亮,从小跟着舅父学武术,练就了一个好身板儿。蓝玉热爱文艺,上学时,就是学校腰鼓队的领队。初中毕业时,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没地方上学了,只好回乡务农。那时候一个县只有几所初中,几个县一个高中,考学是很难的。据说蓝玉学习成绩一直是很好的,若不是文化大革命,考高中不成问题。可是,形势突变,就成了“老三届”。这大概就是一个人的命运。蓝玉从学校回来后,很灰气,好多天不愿出门。后来不知怎么思想就通了。开始接过母亲的挑子,为各机关食堂送豆芽。
      蓝玉每天早晨送完豆芽后,有时也来镇上帮父亲守摊子。蓝玉知道自己长得好,被人看时有点儿害羞。文化大革命前后,乡间的姑娘还多是穿带大襟的布衫,留大辫子。蓝玉的大辫子又粗又黑,有时盘在脑后,有时放在胸前。辫子长,随着体形凸凹,很好看。记得她爱穿带大襟的碎花布衫,很可身,李铁梅似的,衬出细腰大臀,给人一种美感。蓝玉替爹守摊时,老蓝就去粮食交易所买黄豆和绿豆。生豆芽儿买豆子是极其关键的一个环节,如果买了“闷”过的,或是从田鼠洞里挖出来的豆子,那就生不出芽儿,全赔。
      1970年,北京人民大会堂来河南挑选服务员,蓝玉被挑上了,身高、体形、长相全合格,而且还符合会武术的要求,来挑选的人非常高兴。可令人想不到的是,政治审查时被卡住了。原因是蓝玉的养父蓝占堂在旧社会干过几年国民党的兵。人民大会堂是中国最大的政治场所,服务员服务的对象多是国家领导,政审自然是第一的。北京来的人知道蓝玉是抱养的之后,劝她认祖归宗。蓝玉的生父是贫农,又是煤矿工人。这种根红苗正自然符合政审要求。不料征求蓝玉意见时,蓝玉却满口拒绝。
      全镇人都为蓝玉惋惜。这种一步登天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的,可蓝玉就这么固执地拒绝了。蓝占堂也为女儿的前途着想,劝蓝玉认祖归宗,蓝玉仍是不答应。她说人不能坏良心,自古生身没有养身重,我是不会干那种缺德事的。
      老蓝看别不过女儿,最后竟以死相逼。万般无奈,蓝玉才依了父亲。令人想不到的是,蓝玉认祖归宗后,政审仍不能通过。地方的政审机关认为她身上虽然流淌的是红色血液,但久浸在养父家中,早已被染黑了。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北京来的人此时也变了卦,说一开始劝蓝玉认祖归宗是对她的考验,如果当时她答应了,说明她还有可教之处。可没想到她是那样的死心塌地,对一个反动兵痞又献忠心又讲孝道,如此危险人物放在中央首长经常出入的地方,谁敢保证不出问题?接收的人与地方政审机关害怕担责任,很快达成一致,当即取消了蓝玉的应招资格。
      老蓝闻之,觉得对不起女儿,睡了一天一夜。蓝玉怕爹想不开,专程回来相劝,说人的命天注定,怪不得爹。你想想,当初您收养我时就已将此事定了,谁也没长前后眼。咱就权当没这回事儿!老蓝看女儿想得开,很长地出了一口气,说:“你已认祖归宗了,就少朝这儿跑,免得日后有了机会再受我的害!”蓝玉说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还是你女儿。不想老蓝坚决不同意,最后硬逼蓝玉回了生母家。
      蓝玉走后,蓝占堂总觉得心头有口恶气没出。他觉得公家人欺人太甚,自己被抓壮丁当了几年兵竟成了洗不掉的罪过。想来想去总也想不通,而且还越发觉得对不起女儿。她知道蓝玉虽然说得轻松,心里一定很苦。如果自己不替女儿替自己将这口恶气放出来,肯定会憋出病来。最后他决定要报复公家人,便偷偷买了两包鼠药,拌在豆芽中,然后亲自送到公社食堂里。
      那天中午公社里的干部吃过老蓝送的豆芽菜之后,都出现了呕吐头晕现象,庆幸的是没有发生人命事。原因是炊事员炒菜时,将豆芽儿淘洗了一回,药力大减,一干人才幸免于难。
      这是老蓝未想到的,派出所的人查出毒因,急忙去老蓝家捉拿老蓝,那时候老蓝夫妇已双双悬梁自尽了。
      责编:严 苏

    • 文学百科
    • 故事大全
    • 优美句子
    • 范文
    • 美文
    • 散文
    • 小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