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文
  • 文章
  • 散文
  • 日记
  • 诗歌
  • 小说
  • 故事
  • 句子
  • 作文
  • 签名
  • 祝福语
  • 情书
  • 范文
  • 读后感
  • 文学百科
  • 当前位置: 柠檬阅读网 > 范文 > 正文

    立春陈毓小说 [陈毓小说两题]

    时间:2019-06-02 03:28:00 来源:柠檬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柠檬阅读网手机站

      飞行器      十一月的晴朗的下午,明澈的天空吸引我到野外去。   从车库开车到杜陵原下,我只用了十五分钟。我把车停在一片摘掉了石榴的果园边上,步行穿越杜陵公园,向原上走。
      我向上的时候那条路上有人下来,有的独行,也有三两成群地打我身边过。
      我慢慢向上走。这时我听见草丛中有嗡鸣声,仿佛有一只大黄蜂在那里振动翅膀。我倾耳聆听,却寂静了。要走时,那声音却再次响起,我寻声找去,看见一只手机躺在草丛中。我弯腰捡起,同时想,电话准是手机的主人打来的,但我按键接听时,对方却挂了。我查来电显示,却没有来电号码,我因此判断,对方不想在这个手机上显示出自己的号码。这使我为难。
      我常听身边的人言说手机之于生活的重要,离开手机五分钟,心中都要不安。我担心这人也属于须臾离不开手机的人。
      我站在原地,希望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我将告诉他或者她,手机失落的方位,我会等对方返回拿走这只手机。
      但是,手机寂静着。
      我想我得翻翻手机,看看能否找到失主的线索。
      如下,是我在手机上找到的全部内容。
      
      我高兴认识了你,诗意、灵性、敏感、激情又深隐内心。
      “知音”是用滥了的一个词。对人而言,真正遇到一个“知音”并不容易,因为人的内心遥远,沟通实际上极其困难。遇到了就是幸运,如果真正的契合就是幸福。
      给提提3月3日
      
      你的感受和情绪,你的爱,都是最好的,我很珍惜。人跟人的相遇是一种缘,这话虽不新鲜,却可能是真实和可靠的话。你的情意我很在乎。你的饱满丰沛自然的情感给我带来一份新异的情感体验。
      我的生活按说很幸福,我精神独立,有热爱的事业,生活中有爱我我也爱她们的我的妻女。但同时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空处。现在你的出现使我体会到这个空悬之处在哪里。现在,我看着你的时候倍感奇妙:你几乎是从虚无中来,但是急骤、迅猛地抵达了那个空悬之处。
      给提提3月15日
      
      让我先向你检讨我自己,在你清澈晶莹如水流的情感面前检讨我自己。
      我久已不用这样的方式言说。我的行动是肢体的行动,我的行为远离内心。但此刻,我真的温柔醇厚如浩淼之水。因为我看见了你,包含激情泪水游动的鱼。是的,鱼的眼泪水能体会。也因为鱼的眼泪,水会重新打量它自身。你让我把我半生已逝的时光重放:我看到自己在来路上最初怀抱的梦想。现在,我感觉我的心被你的心贴住的温暖和充实。你真的是潜入我内心来了。这是你的能量。我同时感谢你。
      给提提3月29日
      
      现在我有了你。你的产生力量的爱和美,以及我们的完美契合与呼应,都叫我无比的欢欣,我想幸福就是这个样子的吧。也不是说在这之前我有多不幸,而是说幸福在幸福的疆土之上降临。这是我的福报,我感恩生活把你送来。送到我心里身边。
      给提提4月15日
      
      让我赞美你,这个在我眼里柔美至纯,热爱语词,心怀理想的女人。我爱她就像爱自己。爱使我们彼此发光、彼此照亮。因为爱,我们会成为茫茫宇宙间最璀灿的星体。
      设计未来是必要的。试图按照心愿生活的人,都需要设计他们的未来。
      有方向感的长旅虽然漫长,但它不会使行者迷失;只要走着,就能抵达。
      我可能无法跟你相守,但是可以跟你相爱。因为在你之前,从没有一个人如此深入地进入过我的老灵魂。
      给提提4月28日
      
      总体而言,人生是悲伧的。因为看透了生命的本相,我们更加需要设计生活,需要为心愿和理想努力进取。
      从来没有救世主,要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没有比这更朴素更可靠的真理。
      好女人并不怕老,好女人就像玉器,时光只会使她的心智和灵魂清明柔润。
      请相信人世存有永恒之爱,它源于心,比生命长,深藏于尘世。
      给提提5月21日
      
      你说你看见爱情在你心中投下的阴影。
      情绪和兴致有时候很高,有时候会低,这也正常。女孩子嘛,你又那样的敏感。
      不过,还是要往好处想,往宽出想。跟我们遇见以前比,现在我们遇见了;跟我们相知以前比,我们相知了。更重要的,是我们相爱了。这不是很好吗?乍暖还寒,但毕竟暖春已经到来。自然界寒冷的消退是必然的事情。我愿意你的心情好起来,我期待看见你快乐的样子。
      给提提5月28日
      
      在禁中守望不是一种态度,是一种处境。我没有要禁“什么”,是“什么”在禁我。禁我的是一种良知,一种道德。在我感受到内心产生一种婚姻之外的爱情的时候,我真实地感到困难。
      爱情是需要一个容器,那个容器或许就是婚姻。我的困难在于我已经有了婚姻。有了家庭。
      我是一辈子只想结一次婚的人,我的婚姻是我自己的选择,当年是我的爱的选择。现在成为我身体和内心的一部分。
      婚姻的形式和家庭的内容跟我自由的天性独立的心灵发生的冲撞是我遭遇的困境和难题。我解决不了这个难题。
      所以我形容为“在禁中守望”。
      这是我的困境。
      你的问让我觉得我应该约束自己。
      因为,我越不过我的困境。
      给提提6月3日
      
      你说你看见我的矛盾,我的哀伤,你还说我的矛盾就是你的矛盾,我的哀伤就是你的哀伤,我的困境就是你的困境,你说我们找不出生活的错误。
      你说你在这样的状态下能依然爱我是个奇迹。你说你是理解和懂我的人,我们心心相印,彼此契合。
      我很高兴听你这么说。彼此理解与懂得。
      让我称我的爱为我们的爱吧。我愿意给我们的爱一个好的居所,一个能让它不停生长时时新鲜的居所。
      可是,这样的居所会是什么形式?走进那里我们需要这样的能量和智慧?
      给提提6月6日
      
      愿意就我的理解跟亲爱的你讨论,讨论婚姻中的爱情。
      人进入婚姻之门,爱就抽身离开。爱到了哪里?爱在找寻着爱。婚姻是一个容器,它盛装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也许还有一个他们结合而孕育和诞生的生命。
      有床供他们安眠,有居所供他们休憩。有衣食供他们温饱。还有亲情的欢乐供给他们精神的养份。
      但有激情的爱却离开了这个容器。啥时候离开的,它走掉时的脚步声没人听见过。
      在人进入婚姻之门的时候,爱或许就要抽身离开。
      或许也没有完全离开。爱就像飞行的鸟群,有时候会回到这个容器之中,去注视和观察这个容器里的男人、女人和他们的儿女。
      爱就是飞行器,它有鸟的羽翼,有天使的面孔,有自由的意志。爱是造化之灵。
      人在不明白爱,或者看不清爱的容颜的时候,会想当然地去规定它,约束甚至囚禁它。结果总是被挫败感打击。
      于是争斗、讨伐、攻击甚至战争。就在婚姻的容器里发生、上演。
      爱有时候也会休眠,在它感觉累的时候,陷入梦境,对现实一言不发。
      但它可能在等待着精神丰沛的时刻,等待着被唤醒的时刻。
      当它苏醒的时刻,就是她成为自由的精灵的时刻。
      爱在找寻着爱,就是一个自由的精灵找寻着另一个自由的精灵。
      给提提6月13日
      
      认识你五个月,写信三个月零二十八天。你让我感觉贴心,感觉亲爱。感觉呼应和共鸣。所有的一切,在我看来,是自然而然。我握你的手,拥抱你,吻你。自然而然。
      你的性感让我心跳和喜欢。你看我时的眼神,专注,充满温柔和爱意。我享受这温柔和爱意。
      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是充满爱情的日子,是幸福的日子。虽然它短暂,但是我知道它会长久,因为它永驻我心。
      你昨天留言让我回答你你能确信什么,我以我40年的人世阅历告诉你,你能确信的是我们的爱情。在我们尘世的岁月中,有爱情会留下来。这是能够被你把握的。
      也是因为我有了40年人世的时光,我能帮你确证,有想念的日子是好的日子,有盼头的生活是安慰人心的生活。
      但是,我们都要培养面对生活的平凡的耐心和持久的毅力。
      因为生活终归是日常的。
      给提提6月28日
      
      短信息结束在这里。从三月到六月,在春天里发芽,生长,之后呢?是继续茁壮生长?还是悄然寂灭于岁月里?我不确定。我不知道手机的主人和这个叫提提的女人的爱情会走向哪里?我手捧手机,满心希望手机再次回到手机主人的手中,我希望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手机果然响了。我不等那边的问询响起,万分激动地说,我捡到了你的手机,我站在原地没动,我会等你返回拿走,只要你原路返回,你会看见我站在路边等你。
      那边果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但是那声音说,你肯定已经知道这个手机对我的重要了。那么现在,我拜托你了仁兄,请你一定答应我,把手机的卡取出来,丢到无人能及的荒野,那个手机是真不错,如果你喜欢,留下做个纪念。纪念这个特别的下午。反正我是不打算返回去取回手机了。丢了就丢了。
      嗨!嗨!喂——喂——我打算说服他拿回自己的手机,但是那边挂断了。
      这使我很气馁,很愤怒。我独自站在那条曲折小路上,四顾茫然,心绪黯然,直到夕阳西下,旷野陷入灰暗,确信不会有人从这条路上返回取他的手机了。
      我最后关掉那只手机,在原地呆立良久,我离开脚下的小路,走到野地深处,把手机深埋进一片开着雏菊的泥土里。
      暗哑的永远不再发声的喉咙。
      风从旷野吹来,我做如斯联想。
      
      寒冷的子宫
      
      子安不吃槐花饭,尽管柯文是那么爱吃。一个被窝里的两个人,不爱同一样东西,这也不奇怪。
      子安不爱槐花饭,直接的理由是槐花散发的气味让她联想到精液的气味,这让她恶心。子安永远记得,她和柯文第一次做爱,就差点被那气味弄呕吐的尴尬,她惊讶那么洁净的柯文竟然会释放这样不洁的气味。子安觉得那气味就是横在她和柯文之间的障碍,难以逾越,她想,婚前要是试一试,她没准就不和柯文结婚了?
      但是,别的男人呢?别的男人也是那种气味吗?
      柯文在子安耳边喃喃,他说会好的!会好的子安!
      往后再和子安亲近,柯文都要仔细清洁身体,他甚至悄悄在私处抹子安喜欢的那种带木香调的香水,但是,只要他喷涌而出,子安就会惊跳而起,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洗手间,然后,柯文的耳朵里就是那种反反复复,像秋雨淅沥连绵的花洒喷淋的水声。
      你把自己洗得都可以去做祭品了。柯文有一次冲着洗手间大喊。他不确定子安听清楚了还是没有,卫生间的水声停了片刻,又再度响起。
      柯文不确定自己的心情,他是一个凡事都不喜欢深究的简单的男人,正如他追求子安,因为子安是自己喜欢的,那子安到底是否喜欢自己?谁喜欢过子安?只要子安最后能嫁给自己,他就满足,就觉得自己胜利了。这一次,当子安惊跳起冲进洗手间,柯文也许真的有些许的无趣和恼意,但是,他睡着了,却又在子安的惊呼中清醒过来。子安说,你竟然不去清洗?你要我一晚上都笼罩在你的那种气味里?
      哪种气味?天下女人有像你这样的吗?子安的语气使柯文不悦,真的不悦,但是,他太渴望睡觉了,他匆匆去了洗手间,再回来,倒头就睡,睡得理直气壮。睡眠里那片舒服的黑暗暂时遮蔽了柯文心中的不圆满。
      他偶尔想,子安这个人,是不是太矫情了?但他的追究也只是到此为止,这就像没有数学天才的孩子,你给他附加高深的奥数,对他就是折磨一样,柯文既不想为难别人,更不愿为难自己。就这样吧,他的不满也到此为止,他没有更深心思去追究,追究毕竟是需要心力的。
      起先,柯文想子安的身体反应或许来自心理暗示,或许因她终归不那么地爱自己的缘故,所以她在心灵深处暗示自己,和柯文做爱,终归是不完美的?
      但是,生活中有完美吗?你见过完美吗?你以为真的嫁给另一个你就完美了吗?什么是完美?事情的漂亮结束就是完美,完了就美了,槐花味就是在那件事情接近尾声的时候才有的,可你子安没觉得美,却说恶心!柯文现在连这样胡思乱想的心思都没了。
      给他安静的睡眠就是他那一刻能想到的完美。
      既然时间都不能治愈子安的病,那就算了,反正那病又不要人的命。柯文想。
      槐花饭是柯文最喜欢吃的食物,但是,柯文和子安结婚后,这种只有在自家厨房才能烹制出来的鲜美味道,在柯文的食谱里消失了,消失了许多年之后的这个五·一,却又突兀地出现在柯文面前。
      这个五·一,柯文带子安去邻近的小城看姐姐,正逢槐花鲜美的季节,姐姐亲自去山上采摘了槐花蕾,用心做了槐花饭招待柯文夫妇。柯文在一盘槐花饭前的表情就像是当着自己妻子的面会见初恋情人一般,尴尬、紧张、兴奋、又需小心翼翼。
      柯文终于还是没能忍住,他嘿嘿哼哼了几声之后,有几分羞涩地把嘴凑到盘子上,吞了一小口,然后不管不顾地把脸俯在那盘槐花饭上,左右开弓,直到一大盘槐花饭一粒不剩。
      子安看得目瞪口呆,她甚至忘了弥漫整个屋子的淡淡槐花味,她看见柯文眼里的贪婪,子安联想到饥饿的狼把羊压在身子底下,柯文的欢喜看在此刻的子安眼里就是可耻。
      子安第一次听柯文亲昵地议论槐花是在床上,那是他们某一次亲密过后,柯文搂着子安的腰,说,要不你吃几次槐花饭吧,那香,保准你往后把这些鬼念头鬼联想忘得一干二净。柯文脸上的沉迷子安难忘,但她当时把那表情误解成了暧昧,以至于她说了句柯文到现在还没明白的话,子安说:真流氓、真恶心。
      直到这一刻,看见柯文不抬头的痴迷,子安才理解柯文当时所说的喜欢,就是单纯的喜欢,喜欢槐花饭,没有它意。
      子安再看柯文姐姐,姐姐脸上那份因为柯文的满足而派生出的满足和幸福,叫子安嫉妒。她无端想,自己这一生大概都不能在柯文那里种植出这样的一株奇葩。柯文和姐姐的亲情远胜于柯文和子安的爱情?柯文的口腹之欲远美于他和子安的床第之欢?伤感的子安悲哀地想。
      子安觉得一股热流顺着自己的双腿,不可阻挡地汹涌而出。
      竟然在不知道自己怀孕了的状态下流产了,这像天方夜谭,但是,这样的事情却在子安这里发生了,子安觉得自己大概属于天都不爱的那种人吧。最初因为不喜欢那股槐花味,子安和柯文亲近时都用杜蕾斯隔离,水果香掩盖了槐花味。柯文反抗,子安用独睡对抗。柯文投降。时光流逝的样子恰像是他们在一起的样子,温吞的,说不出不好也说不出好,说不清快还是慢。
      直到他们想要孩子的心思偶尔冒上心头,但是,子安却怀不上孩子。柯文某次说,大概是子安内心对槐花味的抵触导致了她寒冷的子宫对精子的谋杀。
      有哪个胎儿愿意住在寒冷的子宫里呢?子安想。
      但是,她和柯文不是一直用杜蕾斯吗?
      现在,是杜蕾斯出卖了她?还是柯文?
      现在,这个不想呆在自己寒冷的子宫里的孩子提前出走了,这个一团模糊的(它)把她、把柯文、把杜蕾斯集体嘲笑了一回。
      寒冷的子宫。
      子安把手搭在自己腹部,她刚刚准确知道子宫在自己身体里的位置。她觉得一股似曾相识的热流涌出了自己的身体,用手去摸,手心里是一把自己的眼泪。
      泪眼模糊的子安看见柯文的脸在房间门口探进来,让她联想起那天柯文在姐姐家俯在槐花饭盘子上的脸,一股难以压抑的厌恶从心里胃里奔涌而上。
      
      责任编辑:张艳茜

    • 文学百科
    • 故事大全
    • 优美句子
    • 范文
    • 美文
    • 散文
    • 小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