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文
  • 文章
  • 散文
  • 日记
  • 诗歌
  • 小说
  • 故事
  • 句子
  • 作文
  • 签名
  • 祝福语
  • 情书
  • 范文
  • 读后感
  • 文学百科
  • 当前位置: 柠檬阅读网 > 读后感 > 正文

    一朵叫清明的小白花 扮演小白花91

    时间:2019-06-02 03:27:25 来源:柠檬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柠檬阅读网手机站

      清明节临近了。   在烈士陵园里悠闲散步的人们发现,路两侧的墓地一夜间绽开了一朵朵小白花。   就有人来了兴致,近前取镜头照相,或忍不住手痒,采摘几朵小白花。
      烈士陵园本来在老市区东南角。随着新城区的扩建,渐渐成了市中心。每年惯例除了清明节前后,一队队川流不息的祭扫人马,走过场似地给陵园留下几日的热闹外,平时大多寂静、空旷,偌大的园里游走着寥寥无几的工作人员。不过那座巍峨耸立的纪念碑,依旧显得神圣和肃穆。
      去年,烈士陵园对外开放了。原先的围墙拆了,那大片园林和墓地便毫无袒护地呈献给市民。
      市民便又多了一处晨练和散步的处所。
      开始,来这里的人还无所顾忌,后来都怕一位老人。
      老人是个瘦高个,鬓须斑白,精神矍铄,穿一身洗得发黄的旧军装。整日在陵园四处游走,脾气很大。谁若攀折或践踏陵园里的一草一木,就像在损伤他的神经。
      后来知道他是个老功臣,身上的伤疤就有八九处。有人说他卖老资格,也有人说他脑子受了刺激。
      尽管如此,人们还是规矩了许多。可有些小青年就不管这一套,在烈士陵园里肆意放浪。
      这天中午,有一对热恋中的情人,坐在了一座墓碑上,旁若无人地亲昵着。
      冷不丁,老人就像一尊守护神一样,出现在两人眼前,脾性火爆,声如炸雷:下来!看看屁股底下坐着的是谁?
      那对恋人如惊弓之鸟,惶惶离开。
      老人依旧在碑丛中走着,走得很慢。不,与其说是走,不如说他是挨个儿看,看着石碑上的每一个名字,时而点头,时而默立。
      最后,老人径直走到一棵柏树下的墓碑前,躬下身一遍遍地抚摩着。他压根儿不看碑上的文字,只是忘情地抚摩,就像在拥抱和抚摩久别重逢的亲人。他一边抚摸一边喃喃自语。
      有细心的人便发现那座墓堆显得与众不同开满了一朵朵白花,怒放得有些刺眼。
      老人从肩上的挎包里拎出一瓶白酒,取出一只酒杯。他斟满酒杯,然后把瓶中的酒全都倾洒在墓碑前,自己举起酒杯一扬脖子喝了下去,是那么豪爽。喝完,他把杯底冲墓碑一亮。老人又蹲下,从怀里摸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支点燃,放在墓碑上。于是接受香烟的墓碑,顿时扬起一缕青烟,充满了活性与生气。
      老人又给自己点燃一支烟,抽得很慢,生怕比别人抽得快。
      很快,几个寻找亮点的记者就悄悄地围了过去。
      老人从脚下采了一束小白花,神色庄重地放在碑座上,轻声说了句,兄弟,春天来了,你闻到花香了吗?
      记者默立一旁,不忍打搅老人。
      许久,老人好像才从久远的往事中回过神来。
      你们知道这些花的名字吗?它叫清明花。老人自问自答。
      一帮记者都纳闷不解,听说过月季水仙、牡丹芍药,从未听说过清明花。
      有人识得,这不就是普普通通的苦菜花吗?
      可老人为何叫它清明花呢?有人便问。
      老人捏灭手中的烟蒂,抬头望了望蓝蓝的天空,目光仿佛又穿透幽深的时空隧道。
      老人随后娓娓道来。
      当年,为了解放这座城市,数万解放大军铁桶一般围住了它。守军很顽固,拒不缴械投降。仗打得很惨烈,数次攻城都没成功。护城河的水都被鲜血染红了。冲锋的战士前仆后继,一个个倒下,身体相互叠压着,都成了人垛子。后续的战士呐喊着,英勇无畏地继续向前。
      我们卫生连当时负责救治伤员和掩埋牺牲战友的遗体。
      那天是清明节,总攻还没开始,战场上出奇般宁静。我跟一帮战友猫在战壕里待命。同村一块当兵的小沂南,突然哭了起来。
      小沂南比我小三岁,走时,他娘说,子弹不长眼,让我好好看着他。
      我训他,没出息,咋哭鼻子?他说,今儿是清明节,俺想那些光荣的战友了。
      我心里一阵难过,村里一起戴红花参军的十六个人,就剩下我们俩了。我就问他,你怕死了?他晃了晃脑袋,怕死就不来当兵了。
      临近正午,炊事班送来了热腾腾的肉包子。我正打着盹被人喊醒,一看小沂南不见了。我忙探出头四处探寻。
      战壕后面是一片洼地,那些苦菜花都开了。远远瞧见小沂南正猫着腰,采着一朵朵白色的苦菜花。我十分焦急,喊着危险快回来。很快,被天上的敌机发现了。一个俯冲下来,就是一梭子弹,小沂南随即倒下了。我跟战友冒死将他拖回战壕,他的胸膛都被打穿了,汩汩冒着鲜血。
      我哭着怨他,不好好在战壕待着,犯傻啊?小沂南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把手里那束已被血染红的苦菜花举到我跟前,声音很微弱:俺想采几朵苦菜花,待攻下城,送到十四个战友墓前,祭奠他们。
      说到这儿,老人像是又重温到了那段久远的悲伤。他摇了摇头,痛惜万分地说,就为了几朵白色的苦菜花,人没了。
      老人并没发现身旁的人越围越多。他平静了一下激动的心情,说,俺答应了他娘,活着没看好他,死了俺要好好守着他。六十多年了,只要俺一眨眼,就晃动着他活生生的影子,他手里高高举着那束白白的苦菜花,挤在那十四个兄弟中间,向俺招手。
      清明节那天,老人没有出现在烈士陵园。有人说他生病住进了医院。不过,每座烈士的碑座上都摆放着一朵洁白的清明花。
      责编:车 军

    • 文学百科
    • 故事大全
    • 优美句子
    • 范文
    • 美文
    • 散文
    • 小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