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文
  • 文章
  • 散文
  • 日记
  • 诗歌
  • 小说
  • 故事
  • 句子
  • 作文
  • 签名
  • 祝福语
  • 情书
  • 范文
  • 读后感
  • 文学百科
  • 当前位置: 柠檬阅读网 > 读后感 > 正文

    乌兹别克斯坦首都 [乌兹别克斯坦的核能及多元国际合作]

    时间:2019-05-15 03:29:46 来源:柠檬阅读网 本文已影响 柠檬阅读网手机站

      [摘要]铀矿业作为乌兹别克斯坦的主要行业越来越成为乌兹别克斯坦提高国际地位和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了解乌兹别克斯坦核能源出口的外交方向有利于我国进一步与乌兹别克斯坦进行核能合作。
      [关键词]乌兹别克斯坦;铀矿;核能;多元国际合作
      [中图分类号]F74[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2-2880(2011)03-0038-03
      
      在全球气候变暖,环境问题越来越严重的今天,“清洁能源”和“低碳生活”成为人们追求生活质量和保护大气环境的焦点。随着对“低碳经济”的追求,“核能”由于其对大气污染小、燃料运输量小、发电综合成本低且开发技术成熟,目前已大量应用于发电和供热。1公斤U235裂变时释放出的能量相当于2500吨煤,因此对“铀资源”的开发和利用成为当今世界各国关注的热点。
      一、乌兹别克斯坦的铀矿分布及开发概况
      乌兹别克斯坦铀矿储量居世界前10位,境内至少有25处矿层,基本位于乌中部地区。按每公斤采出成本计算,80美元以下的探明储量为6.5万吨,80~130美元的为1.75万吨,130美元以上的为4.7万吨。乌兹别克斯坦主要的铀矿有乌奇库杜克、扎法拉巴特、努拉巴特。其中岩砂型铀矿的储量为13.88万吨,黑色页岩型铀矿的储量为4.7万吨,目前岩砂型铀矿未对外国投资者开放,韩国和日本仅取得了部分黑色页岩型铀矿的勘探和开发权。
      乌兹别克斯坦主要的铀矿企业是“纳沃依矿山冶金联合体”,设计年生产能力3000吨天然铀。据乌兹别克斯坦国家统计委员会统计,近5年来产量维持在2200~2300吨左右。2007年产铀2270吨,同比增长0.5%。根据“纳沃依矿冶金联合企业”2008—2012年发展纲要,公司将投资1.65亿美元用于技术设备的更新,扩大开采加工能力,使产能在目前的基础上增长50%,达到3400吨。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地区继哈萨克斯坦之后的第二大产铀国,目前乌铀产量约占全球产量的6%,基本上稳定在世界第六至第七的位置。
      乌兹别克斯坦国内没有核电站,因此对铀矿原料并无消费,所产的铀矿全部用于出口。乌兹别克斯坦丰富的铀矿资源和潜在的铀矿开发潜力成为该国发展经济的商机。在前苏联时期,乌兹别克斯坦的“纳沃依矿山冶金联合体”已经俱备了完整的核工业原料的开采和挖掘体系。苏联解体后,该公司进一步改进技术,开始了铀矿原料的加工,主要加工的铀产品是八氧化三铀。近年来,乌兹别克斯坦纳沃依采矿与冶金联合企业(NMMC)计划对其生产和冶炼能力进行现代化改造与扩张,其中包括铀的生产和精炼能力。根据乌总统在2007年8月颁布的一项法令,这家国有公司将执行一项对其生产和处理能力进行升级改造的计划,该计划将一直持续到2012年。随着国际铀价的高涨,日本、韩国、中国、俄罗斯等国家的能源企业也纷纷向乌兹别克斯坦提出合作开发铀矿的意向。
      二、乌兹别克斯坦的核能多元国际合作
      1.与日本的合作
      日本是全球第三大能源消费国。由于日本国内的自然资源匮乏,日本政府在制定能源政策时,最先考虑的往往是能源的安全以及如何将对能源的依赖程度降到最低。因此,核能作为一种清洁和高效率的发电能源成为日本国家电力发展的外交重点。早在2002年3月,日本政府就宣布,将极大程度地依赖核能,以实现《京都议定书》规定的减排目标。目前,日本电力供应中1/4来自核电,并有1650多万千瓦发电能力的反应堆正在计划中。因此加强与产铀大国的能源合作,是日本保障能源安全的必然选择。
      2006年8月,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抵达乌兹别克斯坦访问,与该国总统卡里莫夫举行会谈,两国在会后发表声明称双方国营与私营部门以后将加强在联合开发铀矿方面的信息交流。2006年9月,日本国际合作银行(JBIC)已经向乌政府就日本公司参与乌铀矿开发、向乌提供贷款一事签署了相互谅解备忘录。2007年4月,日本国家油气及金属公司(JOGMEC)与乌地矿委员会签订了11个铀矿区块的勘察合作谅解备忘录,10月19日伊藤忠商事(Itochu Corp)与乌兹别克斯坦签署协议,决定创建一家各占50%股份的合资公司,共同开发鲁德诺伊铀矿。2008年8月,日本三井公司与乌国地矿委员会签订了关于18个月内联合勘察开采位于纳沃依城西北约300公里的“西科克帕塔斯”铀矿区协定。2008年10月9日,日本双日商社和乌兹别克斯坦政府达成协议,双方将就联合组建合资公司以开发乌境内铀资源的相关事宜进行磋商。根据这份协议,双日商社将获得在18个月内与乌政府商讨开发Chetbertoye铀矿(位于塔什干以西约350公里处)的独家谈判权。
      截至2010年日本对乌兹别克斯坦经济领域投资总额超过23亿美元。2011年2月,据乌媒体报道,2月7日,日本伊藤忠商社与乌兹别克斯坦矿山冶金联合体签订了长达10年的金属铀采购合同。据消息称,未来十年,伊藤忠商社将每年自乌兹别克斯坦购买500~1000吨金属铀。
      通过近年来乌兹别克斯坦与日本的核能合作可以发现,两国的核能合作仅仅停留在资金层面,日本通过对中亚国家的“金元外交”,实现能源供应渠道的多元化,以此来满足其国内的能源需求和能源储备。但是,对于乌兹别克斯坦来说,则更希望与日本展开铀矿开采与加工技术层面的交流与合作,以保证乌国的能源安全。
      2.与韩国的合作
      韩国的自然资源匮乏,主要的工业原料均依赖进口,因此发展清洁高效的核电能源是韩国保障其能源需求和能源安全的重要战略措施。韩国政府计划到2030年出口80座核电站,力争将该国在世界新增核电站市场的占有率至少提高到20%,成为继美国和法国之后的世界第三大核电出口国。韩国核电出口的产业化战略促使韩国政府在全球范围内寻找铀矿资源。乌兹别克斯坦丰富的铀矿资源势必成为韩国投资的重点。
      2006年4月,韩国资源公司(Korea Resources Corp)与乌兹别克斯坦地质和矿产资源委员会商定成立开采铀矿的合资企业,开发位于克孜勒库姆沙漠中心地区的占图阿尔铀矿(已探明储量7154吨)双方将各占合资公司一半的股份,部分铀产品将出口韩国。
      2008年5月12日,韩国总理韩升洙与乌兹别克斯坦总理米尔济约耶夫签署了一份向乌购买2600吨铀的协议。根据协议,韩国将在2010—2016年期间从乌兹别克斯坦购买2600吨铀,总价值达4亿美元。所有这些铀将由韩国核燃料公司(KNF)制造成燃料元件以供韩国核反应堆使用。
      2009年5月,韩国总统李明博访问乌兹别克斯坦,乌韩两国总统确认将继续深化战略伙伴关系,进一步发展在政治、经济、人文等领域的互利合作。访问期间,两国有关部门签署了投资建设纳沃依自由工业经济区的谅解备忘录,决定将该区建设成为高技术含量产品的生产基地和商品快速转运的交通枢纽。
      2010年,韩国原子能研究院(KAERT)和韩国钢铁制造商(POSCO)于3月26日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将联合开展系统集成模块化先进反应堆Smart的技术研发工作。SMART是韩国开发的一种中小型核反应堆,虽然发电量只有大型反应堆的1/10,但是由于它具有便捷性、节省资金、不受地域限制等特点,可以在城市中发挥更多的作用。SMART另一个特点是功率只有10万千瓦,其中90%用来发电,10%用来净化海水,这就可以给相当于10万人口的中型城市供水。
      韩国目前在中亚国家已经向哈萨克斯坦输出了这种中小型反应堆的核电技术,乌兹别克斯坦与哈萨克斯坦一样,都是能源输出国。同样也都属于水资源缺乏国家,韩国的这种先进核电技术,未来将是乌兹别克斯坦发展核电技术的方向。因此,乌兹别克斯坦与韩国的核能合作有望从铀矿开采的合作提高到核电技术交流互助的层面。
      厉芳:乌兹别克斯坦的核能及多元国际合作3.与中国的合作
      中国是用电大国,又是铀资源小国。预计到2030年世界的核电需求70%的增幅将来自中国和印度等发展中国家。根据中国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显示,预计2030年以前,我国铀需求量的50%以上要依靠外国供应。面对巨大的供需缺口,铀矿开发“走出去”战略成为必然选择。作为中国的友好邻邦,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都是铀资源丰富的国家又同时与中国的新疆接壤,因此在地缘关系上,中国占有优势。乌兹别克斯坦属于内陆型国家,能源的出口路线是乌国发展经济的困境,因此同中国发展经济合作关系,有利于乌兹别克斯坦为本国的能源出口找到出海口。
      2007年11月3日,在温家宝总理访问乌兹别克斯坦期间,中广核集团与“乌地矿委”签订了《中国广东核电铀业发展有限公司与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国家地质和矿产资源委员会开展铀矿合作商务合作合同》。根据该合同,在2007年2月双方签订的天然铀长期采购基础协议基础上,中方在2019—2028年期间自乌再采购8000吨天然铀;与乌方合作开采砂岩型或黑色页岩型铀矿区块。
      2009年9月,中国广东核电集团铀业发展有限公司与乌兹别克斯坦地质与矿产委员会签署了成立中乌合资企业——中乌铀业有限公司的有关文件。文件规定中乌铀业有限公司对乌纳沃依洲“波斯套”黑页岩铀矿区进行勘探开发,合资公司注册资本460万美元,双方各占股50%,中方公司以资金入股。乌地矿委以前期勘探工作中获得的地质信息等入股。这标志着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在核能合作领域的新进展,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的核能合作是两国在经济文化交流方面的新突破。
      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在铀工业领域的合作交流有重大的战略意义,符合两国的基本利益。有利于乌兹别克斯坦为本国的能源出口找到出海口,同时有利于中国发展核电产业的长远需要。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的铀工业合作有待于从经济方面的合作升华到高新技术产业的合作。中乌双方在能源领域的深化全面合作,有利于两国的经济长期稳定的发展。
      4.与俄罗斯的合作
      俄罗斯是世界核技术的领先国家,核电产业是俄罗斯的支柱产业之一。在政府的支持下,俄罗斯核电产业特别重视技术研发,并大力推动核电出口。由于历史原因和地缘政治的关系,俄罗斯在中亚国家的政治和经济方面都有巨大的影响力。近年来俄罗斯也越来越多地涉足于中亚国家的矿业。在铀矿开发和利用方面的合作是俄罗斯与中亚国家在矿业领域合作重点。2006年普京提议建立一个“欧亚核集团”,以此把中亚国家特别是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联合起来。
      2006年初,俄“技术供应出口”(TEKHNOBEXPORT)和“钻探机械”(RUSBURMASH)公司与纳沃依冶金联合体、乌地矿委签署了关于成立开采“阿克套”(AKTAU)矿区合资企业的议定书。预计“阿克套”储量为4400吨,但推测勘探储量将增加50%,可供合资企业每年生产300吨铀,俄方投资额将超过3000万美元。2007年10月,俄、乌在确定原料基地方面出现分歧,决定推迟建立合资企业的期限。乌方的建议书也没有得到俄投资方的响应,原因是俄方打算开采砂岩型铀矿,而不是黑页岩型。俄方测算后认为,目前开采黑色页岩型铀矿不产生经济效益,即使乌方推荐的“阿克套”铀矿是砂岩型矿床,但从长远看无法回收项目投资成本。目前,乌兹别克斯坦和俄罗斯的铀矿开采合作还在进一步的协商、洽谈中。
      5.与美国的合作
      乌兹别克斯坦与美国的合作较早。早在1992年,美国的纽科姆公司(RWE Nukem Inc)就获得了乌兹别克斯坦铀原料的独家出口特许经营权,有效期至2013年,乌国向国际市场出口的铀矿必须全部通过该公司经营。2004年,乌兹别克斯坦开始对铀矿生产企业进行现代化改造。主要资金也由纽科姆公司提供,2004年提供600万美元信贷资金,2005年又提供500万美元信贷资金,用来购买开采铀矿的工艺设备。2005年5月乌兹别克斯坦发生“安集延事件”,由于美对乌兹别克斯坦的横加指责,乌方向美军下达了“逐客令”。2005年应该是美国与乌兹别克斯坦外交的冰点期。但是乌兹别克斯坦并未完全关闭与美国在能源合作领域的大门。美国也认为,中亚地区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2006年3月,美国布什总统发表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指出,“中亚是我们对外政策的一个永恒的重点。美国应该在这个区域有效地推进民主,拓展市场,促进美国能源来源多元化,取得反恐战争的胜利。”2010年,乌兹别克斯坦与美国就科技合作签署协定。双方的合作领域包括:自然和技术科学的基础和运用研究及创新研究;有效利用能源、研究能源替代来源和能源新技术等技术领域的合作。从美乌两国签署合作的领域来看,美国对乌兹别克斯坦的外交方向,已经开始从单纯的原材料买卖扩展到高科技技术的交流,可以预见,乌兹别克斯坦未来将会加快从单纯的能源原材料输出转变到能源产品输出的步伐。
      三、结论
      中亚五国于2002年9月27日就《中亚无核区条约》文本达成一致。2006年9月8日,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五国在哈萨克斯坦的塞米巴金斯克签署《中亚无核区条约》。条约不禁止和平利用核能。这就为中亚铀资源丰富的国家和平利用核能奠定了法律基础。乌兹别克斯坦目前主要以铀矿能源的原材料输出为主,缺乏高端的核能产品,但是从近些年乌兹别克斯坦与日本、韩国、中国、美国的合作协议能够发现:乌兹别克斯坦的核能输出,已经开始由铀矿原材料输出逐渐转变到高端的核能产品输出。可以预测乌兹别克斯坦将会不断改善铀矿开采和核燃料元件的加工工艺,将乌兹别克斯坦的核能出口作为提高国际地位和经济发展的重要外交方式。
      [参考文献]
      [1]中国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乌兹别克斯坦能源状况[EB/OL].uz.mofcom.gov.cn 2011-01-29.
      [2]张宁.中亚能源与大国博弈[M].长春:长春出版社,2009:72-72.
      [3]伍浩松,王海丹.乌兹别克斯坦投资铀矿[J].国外核新闻,2008(8):23-23.
      [4]覃泽文.日能源政策核能是重点[N].中国能源报,2011-03-02(8).
      [5]郑津.小泉访乌兹别克斯坦,两国同意加强铀矿开发合作[EB/OL].2006-08-30.
      [6]班威.综述:韩国欲打造世界核电大国[EB/OL].news.xinhuanet.com 2010-01-03.
      [7]莽九晨.韩国中亚加强资源合作[N].人民日报,2009-05-16(3).
      [8]中国能源网.鼓励外资投铀矿 中国核燃料需井喷[EB/OL].www.china5e.com 2010-07-13.
      [9]李垂发.乌兹别克斯坦与美国开展科技合作[N].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2010-12-13(A08).
      Abstract:Uzbekistan’s Uranium industry energy theme industry has become Uzbekistan’s of improving international status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way.Understanding Uzbekistan nuclear diplomacy direction is conducive to our country and Uzbekistan to cooperate further on nuclear cooperation.
      Key words: Uzbekistan;uranium;nuclear;multivariat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责任编辑:梁宏伟)

    • 文学百科
    • 故事大全
    • 优美句子
    • 范文
    • 美文
    • 散文
    • 小说文章